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浩的博客

用真诚用耐心搬运无尽的琐碎

 
 
 

日志

 
 

大明王朝的末日  

2017-02-25 12:06:22|  分类: 故国神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崇祯十七年三月十八日,李自成攻陷北京城,崇祯皇帝自杀,大明王朝灭亡。
  在最后的那段日子里,崇祯,这个极爱面子的皇帝,曾为挽救江山社稷拼出了吃奶的力气,他放下皇帝之尊,去哀求大臣和亲戚们捐款,给守卫北京城的士兵发饷,结果是,皇亲国戚,一毛不拔;满朝文武,装疯卖傻。
  崇祯发出捐款号召后,有一个六十多岁的老者,来到户部,热泪长流,捐出了自己毕生积攒的四百两银子。崇祯得知后,马上赏了他一个“锦衣千户”之职。历史没有留下这个捐款者的姓名。这位老者只当了一天官,明朝就灭亡了。这个无名者,应该是崇祯皇帝临终前,极少能让他心感温暖的人之一了。
  相比这个捐出全部身家的老者,那些文武百官、皇亲国戚就属于不要脸的人。内阁首辅魏藻德,只捐了五百两;太监首富王之心,只捐了一万两。崇祯的意思是“以三万为上等”,但没有一笔捐款达到此数,最高的一笔只有两万两,大多数“不过几百几十而己”,完全是在敷衍。更多的权贵在哭穷、耍赖、逃避,顿时北京城里什么“新鲜”事都有。有人把自家锅碗瓢盆拿到大街上叫卖,有人在豪宅门上贴出“此房急售”。这一切,都是在告诉皇帝:我们手里没钱,你看着办吧!
  崇祯急得跳脚,于是想树个榜样,想来想去,他想到了自己的老丈人周奎。他知道周奎手里有钱,也以为大难临头,周奎身为国丈,理应与大明皇室休戚与共,怎么也应该有些担当。于是他派太监徐高上门拜访周奎。一到周府,徐高没有提捐款的事情,先给周奎封侯,然后说,“皇上希望你捐十万两银子,给大家带个头”。周奎马上哭得死去活来,说,“我没有那么多钱”。他试图把自己包装成一个勤俭节约的清廉官员,举例说家里穷得只能买发霉的米吃。他坚定地给皇帝女婿打了个折扣,只肯捐一万两。
  此时,距离北京城陷落、崇祯自杀还有八天时间。
  崇祯听了徐高的回复,很郁闷,但又不好逼人太甚,于是把数额从十万两变成两万两。周奎眼看糊弄不过去了,就进宫去找女儿周皇后求援。周皇后深明大义,她要求父亲为权贵们做个表率。周皇后甚至还拿出自己的五千两银子给父亲。周奎又干出了一件卑鄙无耻的事情,他只捐出了三千两,把另外的两千两留在自己的腰包里。
  在这次皇帝哀求权贵们捐款救国的运动中,崇祯总共只募集到了二十万两银子。祟祯明知这帮人贪污受贿,家里有的是钱,他也屡屡以国家民族大义来晓谕他们,但权贵们就是不愿意拿钱,崇祯虽然贵为天子,却一点办法也没有。这帮文武百官、皇亲国戚有一种普遍的心理,认为皇上不缺钱,“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整个天下都是皇上的。
  崇祯手里确实没有钱。历史上有个“崇祯小气亡国”的说法,其来源是杨士聪在《甲申核真略》中的记载,说是李自成打进北京后,在宫中找到了崇祯的内帑3200万两白银。也就是说,崇祯明明有大把银子,却不舍得花,国难当头,还低三下四让大臣们捐款。但这种说法,己被证伪。提供“崇祯没钱”佐证的,是一个名叫赵士锦的人,他在京城陷落之前奉命接管国库之一、工部下属的节慎库,这是一个关键的位置,他无疑比杨士聪更接近真相。赵士锦被闯军俘虏之后又逃了出来,他把自己在历史巨变中的见闻写成了《甲申纪事》及《北归记》。这两篇文章,记载了1644年的天翻地覆。他在《甲申纪事》中写到了当时国库空虚的情况,“新库中止二千三百余金”“外只有锦衣卫解来加纳校尉银六百两,宝元局易钱银三百两,贮书办处,为守城之用”。在《北归记》中,赵士锦感慨:“国家之贫至此!”
  崇祯上任后,接在手里的,是一个烂摊子。他省吃俭用,节衣缩食,宫女不够用,也不敢补充;他把宫里的金银器皿、大殿里的铜壶全都当掉了,甚至还把宫里储存的人参等物品也都卖掉,用以充作军饷。李自成攻破北京后,在皇宫里发现,崇祯除了龙袍只有粗布衣,把零碎什么的都折价算上,内库也只有数万两银子。
  明末,君臣关系十分奇特,互不信任,谁也不愿担当责任。皇帝想让臣僚捐款,他们便哭穷。君臣似乎在玩一个心照不宣的游戏。也有一些大臣知道国家的财政状况,知道这个骄傲的皇帝不到走投无路决不会低下高贵的头颅。但他们有着更深层次的考虑,这是朱家的天下,即使丢掉了,也与我无关。在得知李自成的大军即将兵临城下时,他们就有了改朝换代的思想准备:反正我有管理才能,我熟悉政治,谁当皇帝,都用得我。
  明朝最后一任首辅魏藻德,状元出身,在危难之际走马上任,崇祯对他寄予厚望,但他让崇祯很失望。京城陷落前三天,崇祯问他有何对策,并说,“你只要开口,我立刻下旨照办”。魏藻德跪在地上,屁股撅得老高,一声不吭。崇祯气疯了,一脚踢翻了龙椅。魏藻德仍是保持着跪姿,一声不吭,屁股撅得老高。皇城破了,崇祯死了,魏藻德投降了。李自成问魏藻德:“你为什么不去殉死?”这个无耻的人回答说,“方求效用,那敢死”。他以为自己能得到李自成的重用,继续当高层领导。
  大臣们如此,平头百姓也是如此,觉得谁当皇帝都一样。守城士兵更是如此,觉得天塌了,与我何干?没有军饷,我犯不着去卖命。然而,实际情况并非如此。大明灭亡,浩劫来临,接踵而来的是数十年残酷的战争,无人能够置身事外。
  魏藻德想投降,遭到拒绝,李自成手下大将刘宗敏指责他身为首辅而误国,魏藻德为自己辩解,“我是一介书生,根本不懂政事,加上崇祯无道,所以才亡了国”。刘宗敏听了大怒:“你从一介书生到状元,不到三年就做了宰相,崇祯哪点对不起你,你竟诋毁他!”说罢,命人掌嘴数十下。被打耳光,只是魏藻德厄运的开始。他被捕入狱,在被夹棍夹断十指的威逼下交出白银数万两。然而刘宗敏绝不相信一个内阁首辅仅有几万两白银,继续用刑,五天五夜的酷刑后,魏藻德因脑裂死于狱中。他的儿子魏追征又被逮捕,魏追征说:“家已罄尽。父在,犹可丐诸门生故旧。今已死,复何所贷?”旋即被斩首。
  那些在崇祯面前哭穷的铁公鸡们,在闯军的酷刑前,纷纷交出了惊人的财富。当时北京城里,棍杖狂飞,炮烙挑筋,挖眼割肠,到处是明朝官员的惨嚎之声。国丈周奎,当初哭着喊着只肯掏一万两银子的守财奴,禁不住严刑拷打,被闯军抄出了无数奇珍异宝,拉了几十车,光是白花花的现银就有五十三万两。当初,太监徐高奉崇祯之命前往劝捐,周奎百般耍赖,气得徐高连连叹息:“老皇亲如此鄙吝,大事去矣,广蓄多产何益!”连这个太监都想不通,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江山都没了,作为一个国丈,要那么多钱干吗呢?
  评论这张
 
阅读(356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