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浩的博客

用真诚用耐心搬运无尽的琐碎

 
 
 

日志

 
 

读书人议政  

2017-02-24 14:47:23|  分类: 读史札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事物,无论多么优秀,总是要走向它的反面,所谓“久必生弊”。弊端丛生而不自警自觉,反以举国之力,百般回护,那就接近其命运的终结点了。
  东汉末年,朝政基本上由外戚和宦官两大利益集团交替把持,一方势力强盛时,总想将另一方彻底铲除。于是,天下大乱。
  当时,有个扶风商人,名叫孟佗,头脑非常好使。他千方百计靠近宦官首领张让,但是,张让作为十常侍中的代表,非常忙,每天拜访张让以求干谒的各级官员、财主、豪强,多得将道路都堵塞了。张让根本没有时间搭理一个商人。即便孟佗很有钱,但在张让眼里他根本就不值一瞥。孟佗非常聪明,他不直接巴结张让,他巴结张让的家人和身边的随从、家奴,出手非常慷慨,“倾囊结奴”。孟佗花钱,不求回报。时间长了,他跟张让的家奴混得很熟。他们问孟佗:要我们做点什么,你尽管说。孟佗说:我没别的要求,如果方便的话,让我拜见一下张公公。家奴们同意了。
  有一天,张让下班回府,家奴们领着孟佗一路小跑地迎上前去,到张让的大轿跟前迎接。有个家奴对大轿中的张让说了句什么,紧接着轿帘一启,孟佗居然钻进了张让的轿子,跟张让一起被抬回张府。其实张让也没给孟佗办什么事,张让只是听家人和身边人老说孟佗这个人很好。孟佗也没向张让提任何要求,只是向他问好,然后聊了两句家常。但盂佗这次跟张让一起“共舆入”,被人们看见了,外面传扬开来,各种版本都有,都认为张让跟孟佗的关系非同一般。达官显要,纷纷请求拜见结交孟佗,给孟佗送物送钱,孟佗“旬日积资巨万”,发了大财。孟佗一直也没帮这些人办事,就是皇上让人调查,也查不出他有什么经济问题。
  社会乱成这个样子,不免让那些士大夫忧心忡忡。士大夫都是些读书人,他们按捺不住的,就起而议论,指责当时的大汉朝,已经变成了一个非常危险的时代,“官位错乱,小人谄进;财货公行,政化日损”。议论多了,宦官们决定收拾这些喜欢清议的读书人,于是,就找茬抓人,读书人的毛病非常容易找。他们虽然有希贤希圣之心。但是,修养犹如洗澡,干净是不容易的,脏却是难免的、必然的,修养就是要勤快地洗,可是,人是有差别的,有洗得勤的,有稍微懒惰的,所以,不是说整体的士大夫们就是个圣贤群体,一点毛病都没有。
  张让很容易就找到这些读书人的小毛病。小题大做,抓了不少人,也杀了很多人,并且绑架汉桓帝,下诏永远禁锢这些人,不准他们再出来做官。整个东汉末期就呈现出这种神经质的紧张。神经质紧张有个特征。就是内心焦虑,手段贪婪,总希望通过禁锢、通过拧紧阀门式的某个方法,一劳永逸地解决复杂的问题和社会矛盾,而不去想自己主动变革。
  不仅汉桓帝时期打压士大夫,到了汉灵帝时期,更加厉害地打压,总认为读书人的议论会导致国家动乱。这就是“党锢之祸”。这种神经紧张带来的后果是,读书人和士大夫情怀被绞杀殆尽,整个社会都变得不要脸了,没底线了。很快,黄巾军造反,汉朝走到了尽头。
  历史的轮回,数百年就来一次,唐朝末年,已经被藩镇割据,神州瓯裂瓦解已成定局,但是,读书人还是适时地发出了自己的声音。书生之言当然敌不过军阀带血的刀斧,唐末权臣军阀朱温,对读书人议政,大光其火,他将数百读书人投到黄河白马驿河段,全部淹死,震慑天下读书人:你们不是号称清流吗?我偏让你们当浊流。此为“白马之祸”,恰如东汉末年的“党锢之祸”。
  明朝末年,“东林党案”其实就是汉末“党锢之祸”的翻版。在大明朝行将灭亡之际,执政当局对读书人议政的打压力度,可与汉末相匹敌。先是误解、曲解,随后就是污蔑,打压、铲除,仿佛当时明朝所面临的内忧外患是读书人议论所造成的,国家最高管理层根本不去探讨研究产生社会危机的真正原因。
  评论这张
 
阅读(47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