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浩的博客

用真诚用耐心搬运无尽的琐碎

 
 
 

日志

 
 

中心仪和去中心仪  

2017-02-13 09:04:33|  分类: 理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中午的酒席台上,两位母亲在夸耀自家的孩子。爱子之心,人皆有之。在母亲眼里,孩子总是自家的好,这属于正常心理状态。问题在于,那两位母亲夸耀自家孩子的逻辑方法不太靠谱。赵太太说自家孩子已经能识两百个汉字了,按照常理,钱太太应该顺着这个题目谈下去,然而钱太太话锋一转,夸耀自家孩子胆大,晚上能独自一人睡觉;赵太太说自家孩子聪明伶俐,钱太太则说自家孩子听话老实;赵太太说自家孩子能吃,钱太太则说自家孩子爱卫生。她们自说自话,缺少一个相对固定的话题范围,而且当面临一个无法否认的事实时,总会以另外一个事实来搪塞。这样一来,本来是一个有着确定内容的交谈主题,却被很生硬地加以不断转换,以至衍生变换成几个毫不相干的题目。她们答非所问,她们偷换概念,她们违反最基本的论辩规则。对这种有悖常理的交谈方式,两位太太毫不察觉,这让我感到十分好笑。
  赵太太与钱太太关于自家孩子的随意交谈,反映出来的是一种“自中心”的心态。这种心态对外在陌生事物总是从自我中心去观察和分析,以此满足自己胜券在握的虚荣心理。
  “自中心”心态在中西文化论战中表现得最为充分。外国船坚炮利虽然厉害,也只是“夷技”,我们中国有“圣学”,这是无法比拟的;声光化电、议会学校虽然好,但也只是“西学”,“西学为用”,总也比不上“中学为体”;等到“中体西用”在实践中破了产,才承认那不过是西方物质文明,而我们中国则是东方精神文明。总之,你有技,我有学;你有学,我有道。结果总是我比你强,而且我什么时候都能占到上风。
  善辩大概是我们人类的天性,这从亚里士多德、苏格拉底到反复论证“白马非马”的公孙龙子那里都能找到例证。然而辩论必须遵循规则、讲究方法,更重要的是要有一个健全的心态,否则就成了诡辩,就成了漫骂,就成了胡搅蛮缠。举例来说,有人告诉我,说我面颊上有个疮,实在难看,如果我从多方面解释面颊生疮的原因,比如遗传,比如感染,这都在正常辩解的范围之内;哪怕我强调面颊生疮有利于出毒甚至还有其他更多的好处,那也只是看法不同,应该允许;但是,当我指着别人的秃顶说:“你看看你的头,比灯泡还亮,送给我做夜壶我都不要!”这就离开了原定的交谈内容,进入了诡辩范畴。
  千方百计嘲讽和贬低别人,无非是维护自己的利益。鲁迅就曾谈到,专门有人喜欢指出外国也有叫化子,也有草舍、娼妓、臭虫,问题不在于外国有没有这些乌七八糟的东西,而在于我们是在什么背景下提到人家的这些东西。据我所知,这样的事情大都发生在有人在说中国落后的时候,于是外国的这些客观事实就被反复提起。这样的做法,目的相当清楚,那就是自我安慰。
  世界著名心理学家皮亚杰认为,人际交往中有“中心仪”和“去中心仪”两个不同范畴。中心仪指人对世界的认识,把自己作为社会与自然的中心,以自我为中心去观察、判断外在事物;去中心仪指从自身中摆脱出来,像了解自己那样去了解别人,而又不失去自我意识。我不敢说中心仪是我们中国的传家之宝,然而几千年来,我们中国人确实总是以中心自居,从高高在上、八方来贡的“天朝”到“世界革命的中心”,一方面用尽善尽美的幻想来欺骗自己,另一方面又对外在事物采取一种闭眼不看或百般批判的态度。
  评论这张
 
阅读(257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