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浩的博客

用真诚用耐心搬运无尽的琐碎

 
 
 

日志

 
 

失败的英雄  

2017-12-17 09:34:20|  分类: 清史杂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895年,中国有三个人各自作出自己一生中最重要的选择:康有为选择了变法、孙中山选择了革命、张謇选择了实业,他们的终极目标都是救国。
  弃官从商、急流勇退的念头,早在1894年9月就已经在张謇心中萌生。那月下旬的一天,张謇随文武大臣去迎接从颐和园回宫的慈禧太后。当日恰逢暴雨,路面积水一两尺深,文武百官一个个匍匐路旁,衣帽尽湿,顶戴上的缨子上流下鲜红的水,其中有不少七八十岁的老臣。而慈禧太后乘轿子经过时,却视若无物,连轿帘也没掀一下。这件事给张謇很大震撼,让他心寒,状元又能如何,一品大臣又能怎样,仍是一辈子匍匐在地任人驱使。这场暴雨,浇灭了张状元朝堂论战的激情。
  在乡居丧期间,他不时想起生母金氏的临终遗言,“科举是出人头地的归宿,为了光耀门楣,一定要追求它,但你性刚语直,最好不要当官”。慈母的遗言,让张謇更加坚定了退出朝廷纷争的决心。
  1895年夏天,洋务派干将、两江总督兼南洋大臣张之洞来信约张謇去江宁面谈洋务。对于张大帅,张謇并不陌生。十多年前,张謇从朝鲜归国后,就曾先后接到张之洞、李鸿章的聘书,但被他一概婉拒,被人称为“南不拜张,北不投李”,一时传为美谈。早在1886年,张謇就在家乡提倡蚕桑,还试制过高梁烧。与张之洞一样,他也认为“中国要振兴实业,还是要看读书人能不能有所作为”。张之洞正式邀请张謇“总理通海一带商务”。这意味着,张謇可以带着“公务员”身份的“救生圈”下海。这对正琢磨退出官场纷争的张謇来说,无疑是一个巨大的诱惑。经过一番思想斗争,张謇最后还是决定冒一次险。因南通棉花“力韧丝长,冠绝亚洲”,棉纱销路旺,张謇下决心先在南通办一家纱厂,张謇为纱厂取名“大生”。
  那些年,大生纱厂可谓财源滚滚。面对大把金钱,张謇并没有沉醉其中。与一般商人不同,张謇经商的初衷是实业救国。“营志重于营利”。建厂之初,他就这样向各大股东表白过。他说,读书人有一句扼要而不可动摇的名言,“天地之大德曰生”,就是说一切政治及学问最低的期望就是使得大多数老百姓能过到最低水平线以上的生活,这是读书人应尽的本分。
  南通原本是个偏僻小城,1895年张謇筹办大生纱厂之前,城内不过四万人,没有任何工业,只有零星的手工业。1899年,大生纱厂开机,当地的一些年轻农民洗脚上岸,走进工厂。1901年,为了解决大生厂的原材料问题,张謇联合当地士绅创办通海垦牧股份公司,许多流民走进海滩,垦牧定居。1902年,大生厂开机不到三年,他就与沈敬夫等捐资兴建通州师范,许多农家的孩子从此得以走进课堂。
  “父教育,母实业”。这是张謇村落主义的核心。南通师范是张謇一生最大的心血之一,他曾不止一次说过,“家可毁,师范不可毁”。南通的建设是全方位的,根据张謇自己的总结,大生集团哺育了大量公益机构,包括二百四十多所小学、六所专科学校、一个博物馆、一个图书馆、一个气象台、十六家慈善团体等。
  自从投身实业后,张謇基本上不太掺和政坛纷争。但随着大生集团实力的壮大,其商业关系逐渐辐射东南乃至全国。此时,张謇即使想躲在南通,做一个现代陶渊明也没有可能了。1912年,民国初立。在南北对峙的大格局中,各种政治势力开始重新站队。在这场政治拔河中,张謇选择了枭雄袁世凯的北方阵营,而不是革命党人孙中山的南方阵营。
  张謇的政治观念的变迁和他的经济事业有着密切的关系。清朝的保守政策显然不利于商业的发展;孙中山动用武力,不利于秩序和市场的稳定;袁世凯手握重兵,能保证国家稳定与统一,又赞成共和,当然是他当时的最佳选择。
  作为帝党成员,张謇一直主张君主立宪。在此期间,张謇就瞩目手握重兵的袁世凯,而两人的结识那就更早了,三十年前他们就曾共事。
  1911年10月,为了庆祝大维纱厂正式开工,张謇赶到武昌。张謇没有想到,他居然目睹了武昌起义的烽火。作为立宪运动的领袖、新兴实业家代表,张謇对革命及其可能带来的动乱充满了担忧。但一向务实的他经过一段时间的观望后,迅速转向共和,辫子剪了,日记里的时间也换成阳历。
  不久,孙中山来信邀请张謇到南京担任民国内阁实业总长。去了一趟南京,张謇反而更加坚定了弃孙投袁的决心。很多年以后,后人在张謇的日记中发现,南京会面后张謇对孙中山的评价,仅仅四个字,“不知崖畔”。他认为孙中山把事情想得太简单和太浪漫了。
  1922年,持续走红的纱布市场突然暴跌,棉贵纱贱,向来赢利的大生一厂亏损39万两白银,二厂亏损31万两白银。大生集团由盛转衰的转折点就此来临。
  为拯救大生集团,张謇曾向国内银行求助,但国内的那些银行历来只会锦上添花,不肯雪中送炭。向日、美财团求助,最终也没有结果。时来天地同发力,运去英雄不自由。1925年,大生一厂资不抵债,被债权人组成的银团接管,张謇成了名义上的董事长。大生改姓,南通自治事业就此半途而废。
  1926年,张謇已是七十三岁高龄的老人,八月初,张謇与人一起在江堤上走了十多里,观察分析主要危险地段,并筹备护江保堤的石料。一连几天,张謇筋疲力尽,适逢气候闷热,他支撑不住,倒下了。
  胡适闻讯后,感慨万千,他这样写道,“张季直先生在近代中国史上是一个很伟大的失败的英雄,这是谁都不能否认的。他独力开辟了无数新路,做了三十年的开路先锋,养活了几百万人,造福于一方,而影响及于全国。终于因为他开辟的路子太多,担负的事业过于伟大,他不能不抱着许多未完的志愿而死”。胡适对张謇的评价是中肯的,也是准确的。


  评论这张
 
阅读(407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