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浩的博客

用真诚用耐心搬运无尽的琐碎

 
 
 

日志

 
 

李鸿章送礼  

2017-12-12 11:01:05|  分类: 清史杂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封建官场送礼的名堂很多,除一年“三节两寿”的“节敬”“贺仪”外,夏天有“冰敬”,冬天有“炭敬”。这当然是文雅的说法,说白了,就是送些银子给人家烤火、吃冷饮。所“敬”当然也有实物,一般是四样,称作“四色礼品”,夏天无非枇杷、扇子,秋天无非菊花、螃蟹。这都是一些不相干的物事,最要紧的是一张银票,装在信封里。
  送礼是门大学问,李鸿章就很会送礼。他是北洋总督、疆臣领袖,也和进京的外省官儿一样,得送礼。但亲贵大老,身份太重;翰林章京,面子又太薄,这礼要送得既不轻身份又不伤面子,就得讲究点艺术性。
  有一回,李鸿章去给恭亲王送礼。恭亲王当国几十年,此时虽说圣眷已衰,成了闲散宗室,但依然有着昂首天外的心气。李鸿章先说上一大通闲话,说四川总督丁宝桢如何如何清廉。癸酉年间,他在山东巡抚任上时,回贵州平远扫墓,船过汉口,李鸿章的长兄,湖广总督李翰章送给他三千两白银,留他打点亲友,却被丁宝桢原封不动地寄放在李翰章幕府的旧部那里;第二年扫墓归来,只拆开重封,虚领个人情,又一两不少地奉还给了李翰章。闲话叙到这里,李鸿章陡然话风一转,说“丙子冬天,丁宝桢奉旨督川,入京陛见,我知道他宦囊羞涩,京中的应酬花费没有着落,就凑了一万银子送他。这一次他总算他赏脸,比起家兄来,面子上要好看些”。说着,李鸿章水到渠成地掏出一个小红封袋,隔几奉上。恭亲王略一踌躇,抽出银票一看,竟是四万两。但李鸿章说得更加委婉了,说“转眼皇太后生日,宫中要有些开销;接下来是王爷自己的生日,预备王爷赏赐之用,万望王爷顾全我的脸面”。恭亲王自然得给李鸿章个面子,于是收下。
  但李鸿章在两朝帝师翁同龢那里,却是又一种说法。翁同龢中过状元,自然得找些读书人的公共话题。刚好那年翁同龢任北闱乡试的考官,才从考场里出来,李鸿章就装出不胜向往的样子说,“当考官,玉尺量才,只怕今生无分了”。这话让翁同龢听了,真能舒服得骨头发轻。接着李鸿章又遗憾起来,说“你看我进京,你在闱中,你出闱了,我又要回任。好在明年春天我还要来,那时候,再好好鉴赏鉴赏你的收藏”。得给这“收藏”二字画圈。若说文有文眼,报有报眼,那么这两个字就是李鸿章这番话的话眼。有了这两个字,下面的话接得就顺溜了。“想来你琉璃厂的账,该得不少。这点钱,请赏我个脸”。翁同龢也真不愧谦谦君子、书生本色,他接过李鸿章递给他的信封,居然看都不看,就顺手交给了听差。
  除了说话动听,李鸿章装银票,给恭亲王用的是红封袋,给翁同龢却用的是仿古素笺。如此细微末节,都不放过,真可谓天下第一等会送礼之人。

  评论这张
 
阅读(50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