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浩的博客

用真诚用耐心搬运无尽的琐碎

 
 
 

日志

 
 

红顶商人的克星  

2017-12-11 09:31:20|  分类: 清史杂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红就死”是条螃蟹哲理,也是中国商才的逆淘汰法则。黑白通吃的胡雪岩成为中国商人的偶像。后人佩服他权钱一把抓,妻妾成群,且后院从不失火,但是,这位红顶商人最终还是遇到了克星。
  台湾作家高阳在小说《红顶商人》中,把胡雪岩的克星锁定为盛宣怀。《红顶商人》把盛宣怀描述为一个“冷血杀手”,盛宣怀每次出手,都能让胡雪岩惊出一身冷汗,最后还让胡雪岩搭上了身家性命。
  诚然,在晚清红顶商人的排行榜上,盛宣怀与胡雪岩不相上下,他们之所以成为“冤家”,不仅是因为同行,盛宣怀所涉猎的产业,从船政到纺织再到电报,无一不与胡雪岩碰撞,而且更因为所走的“线路”不同,胡雪岩走的是湘系左宗棠的路线,盛宣怀走的是淮系李鸿章的路线。利益与路线的博弈,导致盛宣怀与胡雪岩这对冤家积怨越来越深,决战时刻终于在盛宣怀刻意、而胡雪岩不经意间发生。
  光绪八年(1882),盛宣怀采用“窃听、掺沙子、挖墙脚”这三招,对胡雪岩发起暗战总攻。所谓“窃听”,盛宣怀通过电报掌握了胡雪岩的商业秘密情报,知道胡雪岩要高价尽收国内新丝、企图垄断丝业的动向。所谓“掺沙子”,盛宣怀一边收购生丝向胡雪岩的客户出售,一边联络各地商人和洋行买办偏偏不买胡雪岩的生丝,致使胡雪岩的生丝库存日多,资金日紧,苦不堪言。所谓“挖墙脚”,盛宣怀割断了胡雪岩的资金链,把胡雪岩往死里拖。胡雪岩八十万两借款正好到了还款期限,外国银行向胡雪岩要钱。本来这笔钱是胡雪岩为左宗棠代筹的军饷,应由各省协饷来补偿给胡雪岩。但盛宣怀找到上海道台邵友镰,打着李鸿章的大旗,指使上海缓发这笔协饷,然后又让手下人四处放风,说胡雪岩银行倒闭在即,从而造成了挤兑风波。
  盛宣怀的“三板斧”,让胡雪岩防不胜防,四面楚歌的胡雪岩穷途末路,即便卖房产清仓,最后还是没能挨过挤兑风潮。银行门槛被踩破了,门框被挤歪了,无力回天的胡雪岩终于破产。
  从胡雪岩的“突然死亡”来看,胡雪岩的克星,铁板钉钉就是另一个利益集团的对手盛宣怀,然而,事情不是这么简单。
  胡雪岩的克星,看上去好像是另一个利益集团的对手盛宣怀,其实不然。胡雪岩的克星是清廷。胡雪岩的破产是清廷奉行的螃蟹哲学导致的必然结果。如果清廷想保胡雪岩,不要说盛宣怀奈何不得,就是堂堂李鸿章也无可奈何。
  成也官场,败也官场。晚清著名官商胡雪岩的主战场,从来就不在商场,而在官场。胡雪岩的命运始终不掌握在自己手里。胡雪岩的商才最突出表现是他的整合能力,他整合官场、商场、黑道各种势力,同大小官员与漕江帮派打成一片,一度手眼通天。《南亭笔记》有则记载,可窥一斑。胡雪岩败迹,官场索提存款者蜂拥而至。扰攘间,左宗棠驾到,按簿亲为查询,官员们于是“皆嗫嚅不敢直对,至有十余万仅认一二千金者,盖恐严诘款之来处也。文襄亦将计就计,提笔为之涂改,故不一刻数百万存款仅三十余万了之”。原来,胡雪岩的“天”就是左宗棠,而这位时任两江总督的左帅,虽然威风八面,但毕竟不是最高的那片天。
  胡雪岩的倒台,既是湘淮两派无情斗争的结果,又是清廷有意对这位红顶商人的遗弃。官商也是商,本质上作为商人的胡雪岩注定是要被洗劫的。


  评论这张
 
阅读(674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