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浩的博客

用真诚用耐心搬运无尽的琐碎

 
 
 

日志

 
 

陈德行刺  

2017-11-03 07:48:40|  分类: 清史杂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清嘉庆八年(1803)闰二月二十日,陈德于紫禁城神武门内、顺贞门前持刀行刺嘉庆皇帝,这是有清一代罕见的一桩重要公案。
  陈德,原名陈岳。李岳瑞《春冰室野乘》、天嘏《满清野史》称他为成得,盖因读音相近而误称。其父陈良,母晁氏,原为镶黄旗人、山东青州府海防同知松年之契买家奴。
  陈德行剌未遂被捕后,在审讯期间,曾对其生平经历有较为详细的供述。“我姓陈名德,年四十七岁,系本京人。祖父母早经身故,并无伯叔兄弟。父亲名叫陈良,母亲晁氏,从前典与旗人松年家为奴。我生下八个月,就同父母跟松年往山东青州府同知任所。我七岁时,松年故后,我父母不跟进京,就在青州住下。后来在章邱等县跟官。二十三岁娶青州驻防出旗为民张五勒之女张氏为妻。到二十九岁上,我母亲死了,三十岁父亲又死。我在山东没有地方,想起有个堂姊嫁在京城姜姓,生有外甥六格,充当内务府正白旗护军,我于三十一岁就进京找他寻觅地方。后来同妻张氏雇与侍卫绷额布家服役,在彼五年。三十九岁又跟内务府包衣达常索,也有三年。到嘉庆三年上,我同妻子典给方家胡同跟官的孟明家当厨役,在彼五年。前年二月间,我女人死了。我有妻母张宋氏年已八十,去年秋间跌成瘫废,靠我养活。我两个儿子,一个十五岁,叫禄儿,前年雇给回子学生崔宅,一个十三岁,叫对儿,我带着在孟明家。今年二月二十五日,孟家嫌我喝酒唱闹,将我退出,我就同对儿出来到外甥姜六格家住下。我堂姊已于去年腊月病故,外甥正在穿孝,房子又小,我妻母不便久住,一时又没地方,因想有个旧朋友黄五福,是抓帽胡同当看街的,我就于本月初十日到伊家商量借住。黄五福应允,我于十五日同我妻母、对儿一齐搬去”。
  嘉庆八年闰二月二十日早晨,陈德身藏小刀,带着长子陈禄儿在东安门内酒铺喝过酒,父子俩就进了东华门,穿过东西牌楼门,从西夹道绕到神武门,混在人群中观察了护卫情况和方位,便隐蔽在西厢房南山墙后,但等嘉庆帝的到来。过不多时,嘉庆帝乘轿进了紫禁城神武门,将到顺贞门时,陈德猛地冲出,手持小刀,直扑嘉庆帝。这突如其来的袭击,犹如晴天霹雳,吓得嘉庆帝急忙逃入顺贞门。一百多个守卫在神武门内东西两侧的侍卫、护军章京、护军校、护军,更是个个呆若木鸡,没有一个向前拦阻捉拿。只有御前大臣定亲王绵恩,固伦额驸拉旺多尔济,御前侍卫扎克塔尔、珠尔杭阿,乾清门侍卫丹巴多尔济、桑吉斯塔尔六人,迎前拦挡,围拿陈德。陈德见嘉庆帝已逃避,复手挥小刀,左扎右刺,奋力格斗,将丹巴多尔济刺伤三处,并将定亲王绵恩的袍袖刺破。经过一番激烈的搏斗,陈德终因武器不济,寡不敌众,力竭被缚。
  陈德在供词中说得明白,“我因穷苦不过,往后难过日子。心里气恼”,遂“起意惊驾,要想因祸得福”。又说,“我于嘉庆二年曾做过一梦,梦见一个人领路,好像是我朋友王福,领我到个地方,有些房屋,我梦里说是东宫。我瞧了一会,又到厨房,那王福就不见了。又记得嘉庆三年上,梦见我在无水桥下躺着,忽像有人拉我上桥。我在桥上一看,像在一知府大堂后头,我身上穿着程乡茧蟒袍,我就醒了。后来我又看见文昌书钞,觉得心里开悟,想这两梦,东宫是守阙的意思,桥底睡得是个虬龙,知府堂是个黄堂,程乡茧蟒袍是个黄龙袍,找将来必有朝廷福分,又记得乾隆五十七年到嘉庆二年上,共求过正阳门内签五支,都有好话。我近因穷苦不过,想我自己的本事,又有梦兆签语,必有好处,就动了不安本分的心,这几年来时常胡思乱想。本月十六日,知道皇上于二十日进宫,我就定了主意”。
  以上供词说明,陈德自认行刺嘉庆帝的原因有三:一是穷苦不过,难过日子;二是梦兆签语,必有朝廷福分;三是本事过人,致使他终于“动了不安本分的心,这几年来时常胡思乱想”。
  嘉庆八年二月二十五日,陈德被孟明家解雇,最后的一线生路也被断绝了。残酷的现实,使他“心里愈觉气忿”,再也无法忍耐下去了。闰二月十六日,他看见街上垫道,得知嘉庆帝二十日进宫斋戒,“就定了主意”,决定利用自己熟悉宫廷门禁、宫内路径以及皇帝护卫情况等有利条件,进宫谋刺嘉庆帝。
  陈德被捕后,嘉庆帝立即命军机大臣会同刑部严审。官吏们对此重犯“连日熬讯”“彻夜熬审”,并且大施酷刑。但陈德不愧是个“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的硬汉子,在酷刑面前“凶悍”“桀骜”,威武不屈。会讯官吏问他“既要寻死,何以不在街上路旁,必欲持刀入内,直奔轿前?”陈德愤然答道,“自寻短见,无人知道,岂不枉自死了”。
  清廷对陈德行刺案极为重视,“必欲穷究主使何人,同谋何人,有无党羽”。为此,会讯官吏不仅对陈德反复熬审,用尽酷刑,而且还将陈禄儿、陈对儿以及行刺前几天与陈德有过交往的黄五福、黄二、王四、蒋兴国、魏明亮全行逮捕,再四推鞫,严刑究问,甚至传讯了陈德服役过的几个家主。经过四天四夜的反复刑讯,会讯官吏认为陈德实系“伊一人起意惊驾”,遂定拟具奏。嘉庆帝遂于二十四日传旨将陈德立即凌迟处死,将尚未成年的陈禄儿、陈对儿处绞。
  陈德就刑时,从容自若,临危不惧。据天嘏《满清野史》等书记载,“成得之处决也,已至菜市,缚诸桩。乃牵其二子至”“则促令向成得叩首。讫,先就刑,成得瞑目不视。已,乃割成得耳鼻,及乳,从左臂鱼鳞碎割,次及右臂,以至胸背。初尚见血,继则血尽,但流黄水而已。割上体竣,成得忽张目呼曰:‘快些!’监刑者谓之曰:‘上有旨,令尔多受些罪。’遂瞑目不复言”。
  评论这张
 
阅读(36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