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浩的博客

用真诚用耐心搬运无尽的琐碎

 
 
 

日志

 
 

育婴堂  

2017-11-26 09:42:43|  分类: 清史杂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自古以来,每个朝代都有弃婴行为。人们对于弃婴是普遍抱有同情心的。在清代,救助弃婴的力度比此前各个朝代似乎更大一些。
  清代,人们重男轻女,常有女婴一降生即行淹毙的行为,这在南方某些省份尤为突出。溺女婴,有的是从经济角度考虑,家里贫困,养不起女婴;有的是不愿意将来为女孩出嫁妆,一生下来就溺毙。溺毙女婴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为了节省精力与“资源”,希望尽早生个男孩。这受到了政府和社会的关注,譬如建立育婴堂,就是反对溺婴、救助行将被溺和被遗弃婴儿的有力举措。清朝初年,北京就有了育婴堂,顺治皇帝的母亲孝庄文皇太后倡导并出钱资助,起到了很好的表率作用。当时,在一些经济较为发达的地方,如扬州、苏州、松江、杭州、绍兴、通州等地,办了很多育婴堂。
  清代的育婴堂逐渐形成了一整套较为合理的管理办法。作为慈善事业,其资金来源有三个方面:一是由富人捐资赞助,二是国家的零星拨款,三是用前两项资金购置田产房产,收取田租房租来维持育婴堂的开支。
  育婴堂设有董事和经办人,由名声好的绅商担任,并接受地方官的监督。通行的喂养办法有两种:一种是育婴堂有房舍的,将弃婴收留在育婴堂里,雇奶妈喂养;另一种是把婴儿交给奶妈带回家喂养抚育,按月发给生活费。无论在堂与否,均给衣服。
  譬如松江府育婴堂把女婴放在佃户家里抚养,管理人每个月头到佃户家里验视,给予钱米。可见,清朝育婴堂的管理还是有板有眼的。
  此外,清代湖南人欧阳兆熊的《水窗春呓》中有《育婴变通善法》,可视为育婴堂喂养的第三种办法。文中记载,其湖南老家有个育婴堂,雇佣了一百多个奶妈喂养育婴堂里的弃婴,经费压力大,而且招聘来的奶妈自己家里也有子女需要喂奶,奶水当然不够。被收养的婴儿没奶水喝,一个个面黄肌瘦,整天哭个不停,“不久即当就毙”。欧阳兆熊正好接管育婴堂事务,想出了一个改进办法:凡是养不起孩子送婴儿到育婴堂来的人,核实情况后,发给腰牌,表明孩子被育婴堂收养了。但“弃婴”还是让来人带回家,由产妇,即“弃婴”的妈妈自行喂养。每月这家人可凭腰牌来育婴堂领取大钱六百文作为贴补,孩子的衣服棉布等另外发放。这样一来,解决了奶妈光领钱不给弃婴们喂奶的难题,更重要的是,使那些嗷嗷待哺、行将就毙的可怜婴儿回到母亲怀里,存活下来。而且,这也没有为育婴堂增加额外开销,“费省而事更无弊”,一举三得。后来,很多育婴堂借鉴了这一做方法。
  清朝还从制度上积极支持办育婴堂。康熙四十五年(1706)就曾下令各地设置育婴堂,从而奠定了有清一代政府对于民间办理育婴堂的鼓励态度。乾隆二十三年(1758),嘉定知县奉上官的批示,竖立了“禁派育婴堂董杂差碑”,作为永久性的布告,免除办理育婴堂的相关人员的差役;并且,清朝还出台过政策,对于捐献田、房、银两给育婴堂的人给予表彰,甚至议叙、升官。但有关史料也显示,清朝对于救助弃婴的力度还相当不够。尽管有育婴堂,但清朝弃婴的生存率依然不高。
  评论这张
 
阅读(38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