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浩的博客

用真诚用耐心搬运无尽的琐碎

 
 
 

日志

 
 

制度性难题  

2017-11-19 10:50:14|  分类: 清史杂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清光绪七年(1881)春夏之间,岭南地区蚕茧歉收,市面上土丝匮乏,一时间缫丝原材料价格飙涨,部分手工作坊因此破产。
  在这次风潮中,受损最严重的要数“锦纶堂”。作为岭南地区最大的缫丝业行会,“锦纶堂”旗下汇聚了数百家业内商贾。早年,“锦纶堂”丝绸是“御用贡品”,并依托数百家手工作坊的生产能力,装船出关,远销东南亚和欧洲诸国。鸦片战争后,在现代生产技术与经营模式的冲击下,“锦纶堂”在市场中已毫无优势可言。
  时间回溯到同治十一年(1872),一个名叫陈启沅的侨商回到家乡广东南海县简村,携带着多年漂泊海外积蓄下来的七千余两白银,兴办了一家小型的机械缫丝厂,取名“继昌隆”。他选择这个偏僻村落开办工厂,出于两个方面的考虑:七千两白银的经费,在置办设备、雇佣劳动力时会显得过于拮据,很难在广州、佛山等市镇立足;晚清的农村处于民间自治之下,无论是官府还是丝织行会都鞭长莫及。对于继昌隆来说,躲过官府和行会,也就是躲过了麻烦。事实证明,陈启沅的判断是正确的,新式工厂也是成功的。
  时任南海知县的徐赓陛在其公牍《不慊斋漫存》中,对继昌隆缫丝厂的生产能力有过大致推算。他写道,继昌隆“每一个女工可抵十余人之工作”。由此不难想象,蒸汽机械的出现,确实严重影响了手工作坊的生计。据统计,截至光绪七年前后,继昌隆缫丝厂的规模已经相当可观,工人大约增到了八九百人。照此推算,仅继昌隆一家,就抢去了近万个手工工人的饭碗。
  陈启沅的成功起到了示范作用,在继昌隆开办后的十年间,广东已有机械缫丝厂一百多家。机械缫丝企业的快速发展,让很多人如坐针毡。一时间,各种对于机械缫丝企业诋毁、诬蔑之辞四散传布。有人罗列出了它的四大“罪状”:一是华夏子孙使用西洋人的奇技淫巧,有叛国之嫌;二是蒸汽机设备安全性差,容易伤人性命;三是男女同工,有违道德;四是烟囱高耸,有伤风水。
  在流言的鼓动下,很多“锦纶堂”的织工都将生丝短缺的原因归结为机械缫丝企业的存在。光绪七年的十月五日,正当午时。一千余名手工缫丝工人,甚至还有匪徒裹挟其间,高举“锦纶堂”的旗号,冲进了距离简村只有一河之隔的学堂村。他们捣毁了学堂村的裕厚昌丝厂,抢走了缫丝原料一万余斤,并与前来阻止的厂丁发生械斗。裕厚昌是南海县举人陈植矩、陈植恕兄弟创办的机械缫丝企业,他们不擅处理乡里纠纷,时与“锦纶堂”旗下商贾发生摩擦。
  与此相反,陈启沅平时很得乡人之心,打砸抢分子尚未到达学堂村前,已有人飞报陈启沅。陈启沅一面命人迅速禀告驻扎在附近的官军,一面召集厂丁,安排他们把守在河岸上,不许那些打砸抢分子过河。
  这批打砸抢分子捣毁裕厚昌丝厂后,又在学堂村中一通抢砸,历时四五个小时。入夜时分,部分暴徒企图渡河,发觉对岸已有戒备,便四散而去。
  事件发生后,南海知县徐赓陛权衡利弊,出示了一道公文,“本县为民父母,固不能庇奸民而纵其横暴,也不能袒富民而任其垄断。盖地方之芬顽必当究治,而小民生计尤应兼筹”,他下令裕厚昌、继昌隆、经和昌等缫丝厂停业。
  陈启沅无奈,将缫丝厂迁到了澳门。
  随着工业时代的到来,新兴技术每向前迈进一步,必然会导致一批旧式企业关门破产,以及无数工人的下岗失业。当精明的旧式官僚徐赓陛面对这道制度性难题时,一筹莫展:一方是失业工人,一方是商业精英;一方代表着收入公平的诉求,一方标志着生产能力的进步。徐赓陛把球一脚踢出了界外,暂时维护了一方的稳定。事实上,这是一个两面不讨好的决定,矛盾并未真正解决,存在着再次激化的可能。而矛盾一旦再次爆发,为此事伤脑筋的不是别人,只能是徐赓陛所效命的大清帝国。
  由此可见,制度远比一个能吏更重要。


  评论这张
 
阅读(22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