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浩的博客

用真诚用耐心搬运无尽的琐碎

 
 
 

日志

 
 

议和  

2017-11-17 11:58:25|  分类: 清史杂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00年6月,八国联军攻陷了中国北方的海岸门户大沽炮台,三天后,京城门户天津陷落,以保护使馆为名登陆的八国联军向通州进发,而通州距大清帝国的都城北京仅二十公里。6月21日,大清帝国宣布与各国进入战争状态。然后清廷的电报一封接一封地到达南方,要求各省封疆大臣率兵北上共同灭洋。而李鸿章深知国家忧患日深,军力积弱日久,“若不量力而轻于一试,恐数千年文物之邦,从此已矣”。李鸿章给朝廷发去一封电报,大清帝国两广总督对朝廷“北上勤王”圣旨的回答是,“此乱命也,粤不奉诏”。这也许是上一个世纪之交中国历史上最著名的一句话,它标志着在封建帝国内具有近代政治意识的高级官员第一次在国家政治事务中显示出鲜明的独立性和抗争性。
  “以卵击石,岂能幸免?”1900年8月15日,大清帝国的都城沦陷,清廷出逃。这一悲惨事件发生之前,清廷的电报再一次一封接一封地到达南方,要求李鸿章北上与正在攻打这个国家的洋人议和。为此,清廷将李鸿章由两广总督的职位重新调任为大清国封疆大臣中的最高职位,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任命李鸿章为参与八国联军谈判的“全权大臣”。每当清廷把这个巨大的帝国带到毁灭的边缘时,他们唯一必须起用的人就是李鸿章。
  1900年7月17日,七十七岁的李鸿章准备北上,南海知县裴景福问他有什么办法可以让国家少受些损失,李鸿章感叹,“不能预料,惟有竭力磋磨,展缓年分,尚不知做得到否”。李鸿章生命的最后一年,一直在以这种悲伤的心境与洋人进行着噩梦般的周旋。
  9月29日,李鸿章到达天津。他去了他曾经执政二十多年的直隶总督府。10月11日,李鸿章到达北京。八国联军宣布,除了“两个小院落仍属于清国政府管辖”之外,整个北京城仍由各国军队分区占领。那两个小院落,一个是李鸿章居住的贤良寺,一个是参加与八国联军议和谈判的庆亲王的府邸。
  11月初,八国联军照会李鸿章和庆亲王,提出议和谈判的六项原则:惩办祸首,禁止军火输入中国,索取赔款,使馆驻扎卫兵,拆毁大沽炮台,天津至大沽间驻扎洋兵以保障大沽与北京之间的交通安全自由。这六项严重侮辱大清国国家主权的“原则”,令李鸿章说出了列强犹如“虎狼群”的话,他意识到,自己根本无法结束大清帝国的厄运。
  逃亡至西安的慈禧太后在黄尘烈风中天天盼望着李鸿章的好消息,“望电报如饥渴”,虽然大清帝国于1900年夏天发生的巨祸是由慈禧太后一手酿成的,但李鸿章必须在八国联军的追责面前维护慈禧太后的面子。他日复一日地竭力磋磨,“每当聚议时,一切辩驳均由李鸿章陈词;所奏朝廷折电,概出李鸿章之手”。由于操劳过度,李鸿章竟一病不起,起因是在拜会英德两国公使后回贤良寺的路上受了风寒。眼见着李鸿章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八国联军原本想拖延时日以漫天要价,现在轮到他们沉不住气了,于是“议和大纲”终于出笼。
  湖广总督张之洞联合南方各省的封疆大臣,力主不能在“议和大纲”上画押。李鸿章对“不明敌情”却“局外论事”的张之洞十分恼火,他向张之洞挑明,如果坚持不画押,谈判必将破裂,大清帝国就会被拖入永无休止的战乱。八国联军在京城屯兵数万,有随时扩大战争的能力。在这种内外皆危之际,高谈阔论并不能扭转危难。
  “议和大纲”既没有将慈禧太后列为祸首,又没有让她交出权力,于是清廷给李鸿章回电,“敬念宗庙社稷,关系至重,不得不委曲求全”。1901年1月15日,清廷同意李鸿章和庆亲王代表大清帝国在“议和大纲”上签字。国人即刻指责李鸿章,说“卖国者秦桧,误国者李鸿章”。为之,李鸿章吐血了。
  “议和大纲”签字后,八国联军并没有撤离北京的迹象。各国的态度是,必须亲眼看到惩办祸首。关于惩办祸首问题的谈判,耗尽了李鸿章的最后一点气力,他坚决不同意皇亲国戚在菜市口被洋人斩首,最终他还是顶住了八国联军要求对皇亲国戚“正法”的压力。
  接下来是赔款问题的谈判,李鸿章已经没有力气与洋人争来争去了,他吐血已经吐到了“濒危”的程度。只是,病中的李鸿章没有忘记给张之洞传话,说是电报每个字四角银元实在太贵,要他不要再发“空论长电”,凡事可以摘要发出,以节省经费。赔款问题全部由下级官员出面洽谈,结果是大清帝国赔款四亿五千万两,分三十九年还清,年息4厘。西方列强说,4亿5千万中国人,“人均一两,以示侮辱”。清廷的回电是,“应准照办”。
  1901年9月7日,李鸿章代表大清帝国与日本签订了中国近代史上著名的不平等条约《辛丑条约》,签字回来后,再一次大吐血,“紫黑色,有大块”“痰咳不支,饮食不进”。医生诊断为“胃血管破裂”。
  李鸿章在病榻上上奏朝廷,“臣等伏查近数十年内,每有一次构衅,必多一次吃亏。上年事变之来尤为仓促,创深痛巨,薄海惊心。今议和已成,大局稍定,仍希朝廷坚持定见,外修和好,内图富强,或可渐有转机”。可以想象,一个即将离世的人在写下“必多一次吃亏”这几个字时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李鸿章毕生致力的“外修和好,内图富强”的愿望此时说出来实在是一种前途渺茫下的伤心与无奈。逃亡在西安的慈禧太后复电李鸿章,言他“为国宣劳,忧勤致疾”,望他“早日痊愈,荣膺懋赏”。
  李鸿章没有等到“荣膺懋赏”的那一天。1901年11月7日,这位大清重臣已处在油尽灯枯之际,他两目炯炯不瞑,张着嘴,似乎想说什么。身边的人安慰他,“未了之事,我辈可了,请公放心”。于是,李鸿章“目乃暝”,时年七十八岁。
  评论这张
 
阅读(31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