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浩的博客

用真诚用耐心搬运无尽的琐碎

 
 
 

日志

 
 

祠堂  

2017-01-31 22:43:33|  分类: 故园风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革”期间,故园乡间的祠堂被当成“四旧”,当成封建社会加在劳动人民头上的枷锁,一夜之间,全部烧掉。现在人们看到的祠堂是最近几年重新修造的。
  祠堂曾经是一个乡村的中心,它维系着一个村庄、一个姓氏的光荣和秩序,它确立的是这个姓氏自己的价值目标和纲常伦理。在祠堂里,我们总能看见这个姓氏中诞生的功成名就的先辈人物。他们是乡村社会的价值标杆,他们是全体乡民以及子孙后代的榜样或偶像。祠堂的存在,使得以家族为中心的村落社会一直有着较好的道德信誉,比如尊老爱幼、和睦邻里,比如救穷济弱、急公好义。
  为了建立一种完美的社会秩序,人们必须借助于神话传说。祭祀先祖,并把先祖神化,让后人仰望,这是一种比较方便而实用的方法。我在附近的郑家祠堂里看到这样一则记载:说郑氏家族的祖宗曾是一个举人,他不愿意外出做官,在家专心教育他的五个儿子,结果,五个儿子都考中了进士,做了大官。我觉得这故事大概有一个神化的过程。其实,郑家的某个祖宗不做官的情形可能相当复杂,比如可能与他个人的性情有关,也可能与复杂的人际纠葛有关,但当这位先祖出现在祠堂里时,所有的内心因素与外部环境,都被定位成为一个简单的价值目标。在乡村社会,很多事情非常容易被神化,乡里人往往不愿意去求证其中的细节,他们需要的只是直截了当的结果。
  在今天,与家族相关的神话传说已经离我们十分遥远。整个乡村结构发生了巨大变化,村落社会的秩序已不再依靠家族维系,曾经作为乡村中心的祠堂也难逃彻底边缘化的命运。如今,每个村庄都可以把祠堂修造得漂漂亮亮,但人们的言行规范早已与祠堂失去了联系。如今的祠堂也许只是一个旅游景点,或者成为村里的老年活动中心。村里人的偶像不再是祠堂里供奉的先贤了,另一种具有“拜物”色彩的偶像早已占据了众人的视野。现在的偶像来自于工业流水线,他们外表亮丽,少年成名,风光无限。现代社会的神话是一夜成名,或者是一夜暴富。在现代神话里,我们再也找不到祠堂先贤为功名而受的肉体之苦,见不到“刺股悬梁”“凿壁偷光”这样的艰苦卓绝。现在的成功人物仿佛是从岩石中蹦出来的,没有历史,没有根源,来无踪,去无迹,人们所能见到的,只是那光芒万丈的幻影。
  在现代社会发展的进程中,由于欲望的合法化,人际关系上出现了赤裸裸的一面。乡村也一样,由祠堂所营造的道德系统将不复存在,适应于现代社会的新道德一时还没有全部建立起来。关于新的道德谱系的建设,众说纷纭,但祠堂所代表的旧式传统无疑是一种可以汲取的有益资源。
  评论这张
 
阅读(39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