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浩的博客

用真诚用耐心搬运无尽的琐碎

 
 
 

日志

 
 

精神气质的流露  

2017-01-22 01:23:18|  分类: 西窗闲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叔本华说过,哲学之于艺术,有如酒之于葡萄。如此看来,陈年葡萄酒一定是文笔漂亮的哲学了。美国人桑塔耶纳也曾说过,岁月把柏拉图的酒变成了醋,可这时整个世界都是酸的了。柏拉图的文笔是当然第一流的,就像葡萄酒,想必是后来那些不争气的思想家才把柏拉图哲学弄得晦涩不堪,成了酸溜溜的醋。
  然而,实际情况并不都是这样。人类文明史上那些著名的思想家十分了得,他们的文笔各具特色,可圈可点,只是我们一时还不知道如何玩味。
  在法国哲学家德勒兹眼里,一个伟大作者的著作中永远葆有生命的风格,像笛卡尔、柏格森和孔德,都是文笔出众的大家。尤其是福柯,这位当代思想大师的著作,估计没有几个人能够真正地读懂,尽管“他的句法闪出可见的反光和亮光,就像皮条一样弯曲、对折和再对折,或者按照陈述的节拍发出啪啪的声响”。
  美国哲学家怀特,是个交际好手,他发表观点时两头都讨好,刀切豆腐两面光,他曾说,“罗素的诙谐、他的讽刺、他的机敏都使他写不出像穆勒那样一本正经的和庄严的散文”。在高深的哲学著作里,能够嗅出草莓般的散文风味,这可不是怀特先生的首创。一百多年前,德国浪漫派先驱弗·施勒格尔早就把“经院散文的巨匠”这项快活的帽子安在同样卷发的培根和莱布尼茨头上了。
  英国哲学家伯林和莱斯诺夫都对德国古典哲学家们的文风表示了不满。伯林把谢林的论文比喻成“黑森林”,言下之意,深不可测而又漆黑一团,这实在太可怕了。莱斯诺夫板起脸来批评黑格尔那种难懂的风格,认为理性的生存取决于表达的明晰。有趣的是,莱斯诺夫一转身就忘了自己的话,他赞美文风上大可和黑格尔称兄道弟的哈贝马斯,他说,哈贝马斯的文风固然也很晦涩,但“在某些地方很可能提高了他的感召力”,所以胜过那“用闪烁其辞和貌似玄奥的文风来掩盖思想的贫乏”之辈。我以为,莱斯诺夫这样说是没有道理的,谁都知道,给死人洗脸容易,在活人头上捉虱子就不那么简单了。
  托马斯·曼不愧是个大作家,他敏锐地注意到了尼采前后期文笔的变化,“原先庄严的、带有古法兰克人学究色彩的、德意志人道主义传统的循规蹈矩渐渐蜕化成了花里胡哨、兴高采烈、最终以玩世不恭的小丑的铃帽装饰自己的超级小品文风”。这一评价太泼辣了,让我感到吃惊。
  至于海德格尔,这个犹如德国农夫的大哲学家,在另外一位著名哲学家伊格尔顿看来,其著作中充斥着“神秘兮兮的胡言乱语”。海德格尔的书,我只是粗浅地读过《存在与时间》,他全部著作的整体文风如何,我不敢轻易置喙。我的印象是,海德格尔的文笔有一种迷幻药般的效用:我能接受,但总是觉得恍恍惚惚;单看某个句子似乎若有所思,连成一片又烟雨迷蒙。伊格尔顿说他“胡言乱语”,也许偏激了一点。伟大的思想诞生之后,注定了我们这些后人必须去迁就它们。我读海德格尔,往往是在夜深人静之际,遇到读不懂的地方,我会停下来,去用冷水擦一把脸,提一下神,然后继续正襟危坐,一页页朝后翻。
  思想家的跋涉极其艰难。我们没有理由怀疑思想史上的先哲们对真理的痴情和虔诚。思想和语言之间始终存在着矛盾,文字往往显得那么脆弱无力,不足以表达思想的微妙真谛。为了准确地表达自己的观点,思想家们必须运用许多抽象术语,甚至自创词汇。于是,他们的著作就变得不太好读了,需要我们下大力气去啃。万万不能在心理上排斥伟大的思想,我们不妨沉下心来,以敬畏之心进入他们的著作,经过刻苦砥砺,定能登堂入室。思想家的著作,原本就是他们精神气质的流露。
  评论这张
 
阅读(218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