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浩的博客

用真诚用耐心搬运无尽的琐碎

 
 
 

日志

 
 

哲学之困  

2017-01-19 02:08:43|  分类: 理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与同事在一起闲聊,聊到了她家孩子的学习情况。她说她家孩子目前正在读高二,没有把全副精力放在语数外等正项课业上,整天在啃比砖头还厚的哲学书。她忧心仲仲,认为孩子要是考不上重点大学,哲学兴趣再浓也没用;即便孩子考上了大学哲学系,大学毕业后找工作又会成为难题。
  同事的这种担心是有道理的,社会现实摆在我们面前,不由得她不担心。我很想劝劝她,让她放孩子一马,使得孩子在读书的问题上能够顺从自己的爱好。但是,我开不了这个口。可怜天下父母心,在家长的眼里,孩子的未来是件大事,我万万不能乱说一气。当然,我不能不想这个问题,毕竟我是一个哲学爱好者。
  康德在《实践理性批判》中说,“有两样东西,我们愈经常愈持久地加以思索,它们就愈使心灵充满日新又新、有加无已的敬仰和敬畏:在我之上的星空和居我心中的道德法则”。李泽厚先生译之为“位我上者,灿烂星空;道德律令,在我心中”。仰望星空,现在已经成为哲学思考的同义语,它将哲学这个圣洁、神秘的概念推到了世俗的面前。
  上世纪八十年代是个特殊时期,哲学就像响彻大街小巷的流行歌曲一样尽人皆知。那时候,高校哲学系的学生都是尖子生、高材生,校园里的哲学兴趣小团体仿佛雨后春笋,哲学辩论会慷慨激昂,各种哲学类讲座最受欢迎,青年学生热衷于各种风起云涌的思潮。弗洛伊德、荣格、尼采、海德格尔、萨特,前呼后拥,纷至沓来。哲学青年如过江之鲫,符号学、现象学、结构主义、解构主义等各种主义成了他们的口头禅。书店里畅销以至脱销的几乎都是哲学、美学、史学、文学之类的书。商务印书馆的哲学名著译丛,还有甘阳等人编著的《现代西方学术文库》,都是人们抢购、抢阅的热门书籍。年轻人要是不读几本哲学书,简直没法跟别人交往。
  当年哲学的火爆,一方面是“文革”后百废待兴,社会需要思想转型,需要形成主流价值观;另一方面人性受压制多年,需要一种精神的重建,这种客观需求造就了哲学的繁荣。于是,在中国,哲学的黄金时代应运而至。当一个社会变动比较剧烈,很多问题通过社会学调查和经济学研究等方法仍然不能解决时,人们就会把目光投向哲学。改革开放以来,人们面对的更多的是经济发展等比较具体的现实问题,人们的注意力尚未转向抽象的、尖端的思考。在这样的情形下,哲学遭到了冷遇。
  哲学之困,说到底,是社会如何看待这门学科的有用与无用。而这个问题的答案,却塑造了一个富有弹性的论题。
  哲学注重的是思维训练,它可以帮助人们透过现象看本质。哲学并不是一门实用型学科,功利地看,它确实没什么用处。哲学一向就是尖端学问,是极少数人的头脑体操。哲学往往被认为是“无用之用”,前一个用是指实用的用,它往往很难解决一个具体的、实际的问题;而后一个用是指哲学对人来说是一种爱好和精神的享受。
  “无用者,正所以为大用也;有用者,其用有尽,无用之用,其用无穷,故能成为大用”。庄子似乎早就为哲学之用作了诠释。如果一棵树长得粗壮挺直的话,那么当然算是很有用了,于是就会被砍了去,而如果长得扭曲丑陋,没法用来做任何东西;那么就不会遭砍,得以保全性命,所以看似无用,其实从保全性命的角度来讲,确实是大用。如何判断哲学之用,实在是一个难题。也许正是这样多维的理解判断,注定了哲学一言难尽其有用与无用。
  在西方发达国家,有哲学兴趣的人很多,但是能够从事哲学研究的,大都是那些富家子弟。缺乏经济基础的家庭,很难支撑自家的孩子以哲学为生。可以说,哲学是学问中的贵族,也是贵族的学问。西方发达国家的教育已经回归到本质,学校的终极目标是育人而不是给人财富。我们中国目前还做不到这一点,当家长的大都信奉物质主义,希望孩子学成之后能够找到一个好饭碗。在中国目前较为功利的社会环境下,哲学的冷遇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评论这张
 
阅读(338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