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浩的博客

用真诚用耐心搬运无尽的琐碎

 
 
 

日志

 
 

五大感觉  

2017-01-01 00:14:11|  分类: 格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千多年前,古希腊哲学家亚里士多德就提出人有五种基本感觉,即触觉、听觉、味觉、嗅觉和视觉。但真正揭开五大感觉的生理奥秘,却是最近几年的事情。
  其实,触觉并非只是一种感觉,它是冷、热、触、压等多种感觉的总称。我们的皮肤极其灵敏,可感受到声频的振动。当年青人沉醉在摇滚音乐中时,部分感受就来自于强声波对皮肤的“撞击”。我们在海滩上游泳,阵阵海浪轻拍着我们的前胸后背,让我们体会到一种十分愉悦的感受。皮肤可以感受到使其下陷万分之一厘米的触压。一个初为人母的妈妈,甚至能用嘴唇感觉出自己幼儿前额上千分之六度的温差变化。当我身上挨了一巴掌后,至少会有两条神经通道会通过脊髓上报给我的大脑,其中一条是“快通道”,它传递的是快速而短暂的痛感,另一条是“慢通道”,它传递的是持续的疼痛。
  如果迎面有灰沙吹来,我们就会本能地眨一眨眼睛,用闭上眼睑的方式阻挡异物入侵。我们的耳朵也有类似的“眨动”本领。鼓膜感受到的声波,是由中耳的三块“勾肩搭背”的听小骨传递到内耳的。这三块听小骨是由肌肉控制的,而该处肌肉在强噪声的刺激下会呈现紧张状态,使传入内耳的噪声量大为减小。这就是生理学家所说的“眨”耳朵。这种“眨动”最长的持续时间可超过十分钟,以防止持续的强噪声损害内耳的结构和功能。除了自我保护的“眨动”外,我们的耳朵还能在喧闹的场合将听觉“聚焦”在需要的声频信号上,如在喧闹声中可以听到切切私语。我们的耳朵对2000到5000赫的声频最敏感。有意思的是,婴儿的哭声频率恰好就在这个范围之内。
  我们之所以能尝出食物的滋味,靠的是味蕾。我们的舌头上大约分布着约一万个味蕾,而每个味蕾由五十至七十个味觉细胞组成。直到前不久科学家们还认为,味觉细胞划分为四种,它们分别感受四种基本滋味,即咸、甜、酸、苦。但最近的研究表明,味觉细胞的味觉并非“单打一”。有相当数量的味觉细胞集结在舌的前部,它们大部分既对咸味敏感,又对甜味敏感,这就使我们对盐和糖特别嗜好,而盐和糖,恰恰就是维持我们生命的两种基本物质。舌头两侧的味觉细胞对酸味特别敏感。舌头的后部和软腭对苦味特别敏感。在本质上,酸味通常是一种酸信号,而苦味通常是生物碱或其他毒物信号。可是味蕾有时会受欺骗。听说西非出产的一种浆果特别酸,吃了这种浆果之后再喝柠檬汁,就会感到柠檬汁是甜的。
  嗅觉与味觉是相辅相成的。要是我们患上了重感冒,嗅觉就会不灵,即便美味入口,也难以勾起旺盛的食欲。通常情况下,我们进食时总是先嗅其气,再尝其味。我们的鼻子里约有一千万个嗅觉细胞。在大多数情况下,我们平常人能够分辨四千多种气味。有的人嗅觉特别灵敏,比如香水鉴别专家,他们能分辨一万多种气味。人的嗅觉直接隶属于人脑的最原始部分嗅球,这个部分也是情感、食欲和性欲的管理中枢。当我们嗅到某种久违了的气味时,往往能引起对遥远旧事的回忆,并且泛起情感的涟漪。相比之下,其他感觉就难以获得如此效果。气味会改变我们的情绪,使我们感到振奋或受到恐吓。所有的这一切,仅仅发生在千分之一秒的时间之内。甚至可以这样说,嗅觉能够代替所有的其他感觉。美国有一个叫海沦·凯勒的女人,她可以用嗅味的方式来替代眼睛的功能。在和他人的交往中,她能够完全依赖嗅觉正确地辨认出各自不同的对象。生理学家认为,嗅觉可能是生物发展过程中最早出现的一种感觉。如果追溯到生命刚开始出现的远古时代,在当时黑暗和充满水雾的大气环境中,能起作用的感觉器官也许只有嗅觉。新生婴儿的视力不及成人的百分之一,可是他们能够准确地辨认出自己的母亲;新生婴儿哭闹时,只要用粘有母亲奶味的物体放在他们的枕头旁,他们就会立即止哭。这都是嗅觉在起作用。嗅觉具有强烈的情感反应。在历史上曾有过许多爱情和嗅觉紧密关联的故事。以前美国有个名叫威尔的男人,他貌不惊人,身躯肥胖,既没有敏锐的思维,也没有令人愉快的幽默感,只是因为在他身上总是散发出一股蜜糖般的香甜味,从而赢得了女性的青睐。我们从花草芳香的公园突然走进空气污染的闹市区,最能鲜明地感受到嗅觉对我们的情感所起的作用。不过,有时候情感对嗅觉也会起反作用。如果我们很高兴,气氛很活跃,就会觉得满桌的饭菜气味香甜可口、食欲大增;若是情绪不振,则会食而无味。因此,在日常生活中,我们应该尽量创造优美的环境,给嗅觉带来良好的物质基础,用以激发我们的情感。
  面对瀑布,专注地看上几分钟后,然后再移目别处,我们瞬间就会感受到眼前的景物也在下泻。当我们坐的火车停在站台上,此时如果相邻的列车同向启动,我们就会觉得是自己的这列火车正在后退。产生这样的错觉,是由于我们的大脑习惯于将刚刚获得的景象与新接受的视觉信号作比较,并“固执”地用新事物去“解释”旧事物。我们的视网膜上有两种视觉细胞,即视杆细胞和视锥细胞。我们的每只眼睛含有一亿多个视杆细胞,这是形成我们黑白视觉的基础。我们的眼睛适应黑暗之后,能够看见十六公里外的一支烛光。我们的每只眼睛还含有六百多万个视锥细胞,这是形成我们色觉的基础。每个视锥细胞都能“看得见”全色,可是它们仍然有着各自的倾向性,有的对红色最敏感,有的对绿色最敏感,还有的则对蓝色最敏感。视锥细胞只是光信号的感受器,真正形成“彩图”则是我们的大脑综合处理的结果。我们的眼睛还有“残留视觉”的特点,实物消失后,视网膜上仍会存在短暂形象。


  评论这张
 
阅读(148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