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浩的博客

用真诚用耐心搬运无尽的琐碎

 
 
 

日志

 
 

宋代史料笔记  

2016-05-15 13:56:21|  分类: 故国神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历代笔记是中国学术遗产的一个重要部分。依照内容,笔记可以分为杂史琐记、考辨评论和故事传说三类,前两类与史学有着密切关联,统称史料笔记。宋代史料笔记在很大程度上摒弃了唐代笔记的传奇色彩,在中国史学史上占据了重要的一席之地。
  宋代史料笔记扩大了历史撰述的范围。这些笔记作者的身份复杂,既有达官显贵,亦有布衣平民。他们所接触的是社会各阶层的人物事件,所记录的是亲历亲闻之事,单独一本可能价值有限,但综合起来,无疑是系统反映社会各阶层生活状况的鲜活历史长卷。这些笔记的撰述范围极为广阔。从横向上看,宋代史料笔记涉及到宫闱秘闻、历史事件、人物轶事、诗词典故、金石碑刻、文字书画、城市坊巷、园林建筑、医理药方、草木鱼虫、宴饮娱乐等内容。范成大的《桂海虞衡志》是现存较早的记录广西历史状况的资料,其中分别记载了桂林及其周围地区的岩洞、金石、香、酒、器、禽、兽、虫鱼、花、果、草木、民族等十三类内容,为后人留下了许多有关桂林等地地貌物产情况的记录,具有宝贵的科学价值。从纵向上看,小则一事之始末、一人之生平,大则数朝之更迭甚至历代之兴衰,在宋代史料笔记中均有记述。如方勺《青溪寇轨》专记方腊起义之事;蹇驹《采石瓜洲记》记绍兴辛巳(1161)虞允文采石督师抗击金兵的过程;苏轼《东坡志林》则记苏东坡自己二十余年的生平际遇;叶绍翁《四朝闻见录》记述高宗、孝宗、光宗、宁宗四朝事迹;蔡绦《铁围山丛谈》记太祖建隆至高宗绍兴约二百年间的朝廷掌故;王应麟《困学纪闻》中的一些条目如卷十六的《历代田制考》《历代漕运考》等更是贯通古今。如此绵长的时间断限加上广阔的记事领域,使宋代史学的容纳范围大为增加,这对推动史学的繁荣做出了很大贡献。
  宋代史料笔记反映了宋代历史的特点。这些笔记属野史杂记,所以它在反映宋代社会的特点时有着其独到之处。从所记载的内容来看,宋代史料笔记对宋代社会特点的反映有以下几个方面:一是记录了复杂的民族关系。两宋时期,民族纷争始终存在,辽、夏、金等少数民族政权都曾对宋王朝构成过威胁。这些纠纷常常以战争形式爆发,所以在宋代史料笔记中有大量关于战乱细节的记述,如《靖康纪闻》《靖康传信录》《避戎夜话》《瓮中人语》《襄阳守城录》等,都是对北方民族侵扰引发战乱情况的详细记录。二是描述了城市文化及科技成就的面貌。宋代封建经济进一步发展,形成了繁华异常的城市文化。孟元老《东京梦华录》对宋都汴梁的风土人情、市井百态、巷陌店肆、饮食节物、朝廷庆典等都市繁华生活作了详细记载,从中可见汴梁城市经济之繁荣。在科技文化上,我国古代四大发明中的三项都出现在宋代。沈括的《梦溪笔谈》对指南针和活字印刷术有专篇介绍,至今其记载仍是人们考察这两大发明时最基本的资料;而关于火药、火器及其他科技成就的记载在别的笔记中也多有谈及。三是揭露了卖官鬻爵与土地兼并的腐败世象。朱弁《曲洧旧闻》卷十记蔡京等人公开卖官鬻爵,对所卖官位的价格有明确记载,“三千索,直秘阁;五百贯,擢通判”。张淏《艮岳记》则借对宋徽宗时所修宫廷园林“艮岳”的详细描述向我们展示了徽宗统治时期皇室的腐朽生活及对民间的残酷剥削;周密《齐东野语》卷六《向氏粥》条记有宋高宗时长期掌握兵权的杨存冉在其女生子之后,一次性“拨吴门良田千亩以为粥米”之事。这些记载都以具体事实使人们对宋代统治阶级的贪婪与腐朽获得一定的感性认识。
  宋代史料笔记丰富了史家采撰的内容。这些笔记的作者大都有比较自觉的史学意识,如陶岳《五代史补》即是有感于“其史书漏落尤甚”,故记所见闻,“聊以备于阙遗,故不拘于类例,幸将来秉笔者,览之而已”。这里明确表达了为后世作史者提供资料的意图。有这种思想的指导,加之内容丰富、记所亲历等特点,遂使宋代史料笔记为众多史家所垂青,成为史家修史的一个重要资料来源。这在当时就有所体现,如南宋李焘撰《续资治通鉴长编》就曾全文采录司马光《涑水记闻》中的材料达212条。后世作品如《宋史·李纲传》所记靖康围城劫营之事,也是取自李纲所作的笔记《靖康传信录》。除为修史者提供史料来源外,宋代史料笔记还为考史者提供了考证依据,如《宋史》关于开禧年间德安通判王允初反抗金人进攻、坚守德安城事只提及一句“十二月戊申,金人围德安府,守将李师尹拒之”,而王致远的《开禧德安守城录》用了近万余言来记此事,故清人孙诒让称其“所记虽一人一时之事,而为读《宋史》者拾遗补阙”。宋代史料笔记不仅以记载史实见长,而且在史书体裁及史学方法的探讨上也颇有创新。笔记是随笔记录的文体,但并非毫无章法可言,在某种意义上,有的笔记甚至可以认为是一些史书体制的张本。如周羽翀《三楚新录》记湖南马殷、武陵周行逢、荆南高季兴三家在荆楚一带割据称王之始末,以一国为一卷,其体制中已有许多类似纪事本末的成份。有的史料笔记作者还大力发展叙史论赞而撰成史考史评类笔记,如李心传《旧闻证误》和刘敞《公是先生弟子记》就是很好的范例,它们考证史实、评论史事,其体裁渊源可追述到孔子的 《论语》,不仅有史,而且有论,这为后人研究古代史学史提供了极为可贵的材料。
  作为我国古代史学大树上的一簇新枝,宋代史料笔记将历史的笔触深入到了社会的许多层面,使得后来的读书人对宋代社会有了更为全面的认知,也为后世史家提供了一笔宝贵的史学遗产。


  评论这张
 
阅读(219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