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浩的博客

用真诚用耐心搬运无尽的琐碎

 
 
 

日志

 
 

细节的拓展  

2016-04-25 22:07:53|  分类: 西窗杂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家要善于呈现小说中的关键性细节。一篇小说就像一个人,它不仅仅是一个鲜活的生命实体,而且存在着许多敏感部位。这些敏感部位就是小说的关键性细节,是足以带动小说飞越现实的起点。如果一个作家能够清晰地把握这些叙事的敏感部位,并动用自身特有的话语手段,生动地将它们逐一呈现出来,那么,作为一个艺术实体,它一定会变得更加鲜活、生动、饱满。
  在短篇小说《傻瓜吉姆佩尔》中,作家辛格牢牢抓住妻子的偷情行为给吉姆佩尔所造成的心理感受,让叙事话语始终围绕着这一极度敏感事件,一次次地撕开又弥合、弥合又撕开,让吉姆佩尔在这种无法言说的疼痛中无奈地挣扎。而这种自我掩饰式的内心挣扎,又恰恰展现了他那灵魂深处的、近乎透明的善良和纯朴,也使整个作品超越了日常伦理,变成一种对卑微生命的自然敬畏。辛格善于捕捉生活细节,他在敏感部位盘旋再三、反复演绎;而当吉姆的妻子死后,对于吉姆长达数十年的经历,辛格的叙事推进得极快,因为面对一切已经揭晓的真相,吉姆已经不可能再相信这个世界,他所等待的,只是生命的自然终结。
  作家要有“为琐物而疑虑”的才能,要把这种才能表现在对故事细节的有效拓展上。所谓有效拓展,就是对重要细节的必要性延伸和意外性扩展,就是打开那些被经验和常识封锁了的存在区域,就是为了展现各种可能性的生存状态。这种拓展,或许会游离于现实中的客观逻辑,或许会颠覆读者的期待视野,但是它能给作品提供异质性的、属于作家独特发现的审美感受,会让读者看到作家在“琐物”面前“疑虑”的深度与广度,以及这种“疑虑”的审美价值。只要细细地品味卡夫卡的《在流放地》中有关犯人躺在铡刀上呕吐的细节,胡安·鲁尔福的《佩德罗·巴拉英》中有关幽灵与活人的对话细节,君特·格拉斯的《铁皮鼓》中让小矮人钻入女人的裙子里躲避追捕的细节,以及莫言的《檀香刑》里有关凌迟的细节,我们就会深切地感受到细节这一特殊表述形式的艺术震撼力。
  细节的拓展,需要作家的才情和灵感,但更多的时候,它们还是受制于创作主体的执着意志。马尔克斯在谈及《百年孤独》中如何让俏姑娘蕾梅苔丝飞上天时提到,为了这个小小的细节,他整整费了三天的时间才找到了那条在院子里飞舞的床单。面对这一关键性细节,许多作家宁愿绕道而行,也不愿为它浪费三小时,就更别说三天了。
  当然,必须明确的是,“为琐物而疑虑”,并非要求作家们只需沉迷于各种琐碎的细节之中,沉迷于各种呓语般的想象之中,而不必去关注小说的整体结构及其内在的逻辑力量。恰恰相反,真正优秀的小说家,不仅具有良好的细节处理能力,还需要高超的文本驾驭能力。他必须使自己笔下的故事在整体上具有充分的可信度,尤其是那些直接陈述现实生活的小说,必须在整体上具有强劲的逻辑支撑,正如略萨所言,要让细节具有强大的“说服力”。细节叙述越是丰饶,故事文本也就越丰实。为此,纳博科夫毫不含糊地说,小说家就是一个会讲故事的人,是一个教育家,是一个魔法师,“一个大作家集三者于一身,但魔法师是其中最重要的因素,他之所以成为大作家,得力于此”。
  纳博科夫之所以如此看重小说家的魔法师角色,我想,主要在于魔法师是一个永远不会尊重客观逻辑的人,是一个永远让人们觉得不可思议的人,但他又总是通过各种具有说服力的动作细节,让人们看到他的表演“真实”得天衣无缝。
  评论这张
 
阅读(217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