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浩的博客

用真诚用耐心搬运无尽的琐碎

 
 
 

日志

 
 

叙事技巧  

2016-04-24 15:16:10|  分类: 西窗闲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著名小说家纳博科夫在谈及小说的叙事技巧时,曾经意味深远地说过一句话:如果一个人冲进大火之中救出了邻居的小孩,我们应该向他脱帽致敬;而如果这个人还冒险花了五秒钟寻找并连同小孩一起救出了他心爱的玩具,那我们就要紧握他的手了。在纳博科夫看来,一个优秀的小说家,不仅应该密切关注抢救小孩的过程,还更应该关注“花五秒钟顺便救出小孩玩具”这一细节。因为这种看似不可思议的细节,表明了一个优秀作家对生活本质的诗性关怀,“这种为琐物而疑虑的才能,置即将来临的危险于不顾,这些灵魂的低喁,这些生命书册的脚注,是意识最高尚的形式,而且正是在这种与常识及其逻辑大相径庭、孩子气十足的思辨状态中,我们才能预想世界的美妙”。
  我对纳博科夫的这个观点一直持以赞同态度。文学艺术之所以是人类精神生活的特殊产物,关键并不在于它们是如何客观地反映了人类生活的现实景象,而在于它们通过自身特有的形式,为生命存在的可能性以及人类精神活动的本质进行了不懈的审美表达。一切文学艺术,只有发现并展示了那些被日常经验所遮蔽的精神状态,只有洞悉并呈现了那些被生活常识所规避的内心真相,它才有可能体现出一个作家独特的审美创造,也才有可能让我们于不知不觉中猛然看到“预想世界的美妙”。而这种“美妙”的获得,往往与人们所熟知的生活常识和客观逻辑“大相径庭”,甚至是对常识和逻辑的颠覆或破坏。就像那位“花五秒钟顺便救出小孩玩具”的英雄,他看似超越了生活的常理,然而他却激起了我们对生命中“高尚意识”的敬畏,也激起了我们对日常生活中各种可能性存在的神往。
  这种“为琐物而疑虑”的叙事技巧,对小说家来说,则显得尤为重要。因为小说的虚构性质,决定了小说家就应该是一个善于撒谎的人。如果没有撒谎和夸大的本领,就写不成小说。作家美国菲茨杰拉德提醒人们,“永远记着,你愈是编造夸大复杂因素,它就会变得愈加枝蔓节错;复杂因素愈是枝蔓节错,你的小说就写得愈好”。对此,法国著名作家普鲁斯特说得更为透彻,他强调,小说就是一种美妙的谎言,“这种谎言是世界上鲜见的几种可以为我们打开窗子、给我们引见什么是新的和未知的世界的东西。它可以唤醒我们对世界懵懂的沉思。否则,这些我们将永远都不会知道”。通过必要的撒谎和夸大的手段,编织各种美妙的话语谎言,从而在各种“枝蔓节错”的复杂因素中揭示那些“新的和未知的世界”,展示创作主体对这个世界的体察、发现和思考,这是一个小说家最基本的叙事技巧。
  在具体的创作实践中,叙事技巧主要体现在各种意想不到而又妙不可言的细节之中。文学前辈陆文夫说过,小说小说,就是在小处多说说。一部小说,只有在细节处理上显得丰盈、充实、灵动、妖娆,具有耐人寻味的叙事质感,它才有可能超越于客观生活的表象经验,也才有可能展示作家独到的审美发现,体现创作主体的艺术创造潜力。
  作家只有在那些看似很不经意的地方,发现并展示各种可能性的生活,延宕或拓展各种难以言说的人性状态,使那些看似庸常的“琐物”在叙事中变得熠熠生辉,才能使自己笔下的“谎言”揭开那些懵懂的世界。


  评论这张
 
阅读(19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