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浩的博客

用真诚用耐心搬运无尽的琐碎

 
 
 

日志

 
 

名著的尴尬  

2016-04-20 00:52:38|  分类: 西窗闲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美国作家马克·吐温说过,“所谓名著,就是大家都认为应该读而都没有读的东西”。这句话具有厚重的调侃意味,它表明了当今时代名著所面对的尴尬。对于是否应该阅读名著,尽管没有人直接否认,但真正的践行者却寥寥无几。这种知行不一的行径所透露出的信息值得沉思。
  名著从不挖空心思讨好读者。有的作家在写作时,只是写出了他对生活的所感所思,写出了他自己的欢欣和疼痛,他满足了自己的正常向往或者满足了自己稀奇古怪的念头。他是写给自己看的,写给他认为可以与他对话的少数人看的,他并没有打算将大量的读者变成自己的拥趸,也没有名利方面的诉求。曹雪芹赊账喝粥写作《红楼梦》时,并没有想到要把它写成畅销书。因此,这一类作家不会时刻想着为读者提供方便,不那么追求顺畅好读,不制造噱头哄逗读者,不担心读者理解不了而降格以求。这一类作家的兴趣不在艺术之外,他们有足够的勇气藐视市场法则,这就很好地保持了作品本身的纯粹质地。至于这一类作品成了名著,那往往是很多年以后的事情,而且也只有其中的极少数获此幸运。名著的这一基本特征,竟然成为一道屏障,使得许多读者无缘分享那些出自人类杰出头脑的感受、智慧和发现。
  名著总是关注那些具有普遍意义的生存状态。它们构成了人类生存状态最基本的框架结构,展现了生活背景上最广阔最朴素的底色。尽管生活的画面千姿百态,但都是由那些最基本的元素组合拼接而成。有的作家一门心思地瞄准时髦话题、前卫话题,梦想一举成名、一鸣惊人,他们很少会去关注一个农民的拓荒经历,不管这个农民是在北欧的荒野还是在澳洲的荒野。但是汉姆生关注了,在《大地的成长》中;怀特关注了,在《人树》中。这一类作品有着巨大的容量,汇聚了生活和人性中最基本的要素:劳作和收获,困厄和希望,勤劳和勇气,忠诚和怜悯。这一类作品是劳动的颂歌,更是对深层次生命本质的揭示和表现。
  名著所瞩目的是事物的内部,在剥茧抽丝般的探寻追究之后,它触及到了事物坚硬的内核。即便从某个轰动一时的新闻事件入手,名著也会深入其中,烛照出人性的晦明、生活的沟壑。这是名著和平庸作品之间的本质区别。平庸作品对那些热闹喧哗、戏剧性冲突会趋之若鹜,但也仅仅只是关心事件的进程,没有能力对事件进行深入细微的分析,甚至缺乏这样的兴致。《安娜·卡列尼娜》取材于沙皇俄国时代圣彼得堡社交界的一则轶闻,《包法利妇人》源自一桩沸沸扬扬的通奸事件,这类故事永远会受到报纸花边新闻栏目的追逐。但是作为花边新闻,读者发现不了人,发现不了心情和意绪,发现不了那些驱动故事萌生和发展的动力。托尔斯泰和福楼拜凭借着他们的天才的洞察力,精确地描绘出了一个人的热情和梦想、挣扎和无奈,揭示了人性的丰富和局限、欲望和规范无休无止的纠缠。
  名著有时会显得呆板沉重,名著不会以轻盈妩媚的姿容愉悦读者。原因盖出于一个作家的时间、精力的投注以及相应的资源配置基本上是一个常数,一旦过于留意本质性的东西,就会疏忽表层和细节。实际生活进程中,许多真正具有个性的人,常常显得大智若愚,小事情上犯糊涂,会因某种乖戾的举止而被取笑。倒是那些乖巧机敏、八面玲珑的人,虽然在处理具体的人际交接、事务往来时可以滴水不漏,但如果试图从他们身上发现独特的人格和精神性,往往是缘木求鱼。在并不那么具备观赏性的背后,名著体现的是一种真正的深刻和独特的禀赋,可惜却经常被缺乏耐性的读者误读。
  名著关怀和弘扬的从来都是具有永恒性的东西,这就使得它与当今喧嚣热闹的时代有了一定的距离。不同的时代,社会生活的内容千变万化,但是那些支撑人类社会的基本价值理念,却能传承至今,没有发生根本性的变化。善良、慈悲、正义、献身、爱情,名著认可这些,并加以进一步的表现。它们朴素无华,就像稻谷一样,人们每天食用,却很少会想到去赞美它们。于是,那种试图追逐新奇的阅读倾向就难以眷顾这一类作品。就本质而言,新奇总是浮泛易逝的、似是而非的,常常形式大于内容,并不具有名著无限的生长性和丰富的阐释空间。当今时代,各种时尚正在以加速度的方式涌现出来,并且形成高潮,但它们很快就过时了,被新一轮的时尚所替代,仿佛水面的泡影,生灭一瞬间。遗憾的是,由于受到鉴赏力的局限,不少读者醉心于表面上的热闹,而使名著受到了冷落。
  在注意力成为稀缺资源的时代,作品的数量而不是质量,变得更为重要。阅读名著,需要充足的时间,需要从容的心境。而现代人匆促的生活节奏,过于丰富乃至泛滥的信息,培植了一种浮光掠影的阅读习惯。在对效率的追逐中,人们变得越发匆忙,只能以一种消费的心态,消受那些等而下之的粗糙读物。就像传媒学家尼尔·波兹曼在其著作《娱乐至死》中所揭示的,这是一个泛娱乐化的时代,一切文化都心甘情愿地成为娱乐的附庸,并且毫无怨言,而深入的思考则在迅速地销声匿迹。
  诸多方面的因素聚合在一起,形成了一种阻碍合力,使得许多读者漠然面对优秀的人类精神产品。他们列举了种种疏远名著的理由,努力为自己寻找形形色色的借口,所有的解释似乎也说得过去,但是不管怎么说,不读名著毕竟不是一种明智之举。
  评论这张
 
阅读(219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