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浩的博客

用真诚用耐心搬运无尽的琐碎

 
 
 

日志

 
 

过年的思绪  

2016-02-08 00:36:06|  分类: 西窗杂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迎接新年的爆竹在不断地爆响,到处充盈着过新年的气象。电视画面里也多了车站、码头、机场人潮涌动人声鼎沸的情景。读着这些写在人们脸上企盼和渴望的神色,我的心头总有一种难以名状的感动。再也找不出哪个节日能有如此融血彻骨般深远的影响力了。
  在过年的印象里,大概每个人都毫无例外地堆砌着童年的记忆。我的童年是在故园乡间度过的,令人难以忘怀的年景,大抵与乡间民谣的描述相类似,“廿四接灶,廿五割酵,廿六炒蚕豆,廿七蒸馒头,廿八掸堂尘,廿九裹馄饨,三十夜糊门神,年初一调龙灯”。当然,还有弥漫在我们身边的宽容,甚至还有那种可以任意放纵的感觉。年前年后的那十多天,成了我们小孩子的狂欢节。过年使每一个家庭充满了温馨,大人们喜气洋洋,悠闲又忙碌。孩子们有了什么过失,一般不会再受到严厉责问,即使有了再大的过错,大人们也只会说上一句:新年新岁的,先饶你一回。同样,在家庭与家庭之间,一年中两户人家有了什么误会,要想化解,也会抓住过年的这个时机,两家大人们或互登门拜访或互派子女到对方家中串门拜年,这样一来,也就免却了往日的恩恩怨怨。
  年在我的生命中曾经有过一些特殊的境遇和感悟。当年远离家乡,第一次在异乡过年时,那感受肯定不好。夜深人静,独对孤灯,免不了思念家中父母,继而翻看已经读过无数遍的家信,可谓“行行无别语,只道早还乡”。
  西哲有言,“上帝创造了乡村,人类创造了城市”。这句话对我们这个东方文明古国同样适用。我们今天的城市也都是由最初的乡村长高长大的,年的根须依旧深扎在乡间的土壤里。然而,相比之下,城里人远不如乡下人看重过年。朱自清先生也曾有过同样的感叹,他说,这年头城里人行乐的机会越来越多,不在乎等到逢年过节,所以年情年景一回回地淡下来,像以前那样狂热地受用着的事情,怕只在老年人的回忆与小孩子的想象中存在着罢了。
  关于过年,有一种传说,认为“年”是一种怪兽,人们贴春联、放爆竹、敲锣鼓、舞龙灯,就是为了驱逐那种怪兽。这个传说,当然有它合理的地方。但也有不合理的地方。真要信了这样的传说,人们就会失去企盼过年的初衷,年就一下子变得面目狰狞起来,这就败坏了过年的好心情。好在年的内涵外延紧随了人们的愿望,又添加许多增岁增喜、祝福吉祥的分量。
  人到了一定年岁,对过年的感受就会不同。如今我觉得真正的过年,不只是红对联、红灯笼,它更应该是亲情的聚合,应该是心灵的诉说。每一条回家的道路全都印着清晰的脉络,每一个响彻天地的爆竹无不荡漾着欢乐的声波。我更喜欢把年看成是一个大大的中国结,丝丝缕缕,相连盘绕,蕴涵了每一个中国人喜怒哀乐酸甜苦辣的复杂心情。

  评论这张
 
阅读(241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