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浩的博客

用真诚用耐心搬运无尽的琐碎

 
 
 

日志

 
 

过冬  

2016-02-03 00:48:52|  分类: 故园风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记忆中,只要一进入隆冬季节,故园乡间的河港沟渠就会结起厚厚的冰层。冰层光滑而明净,像一块坚韧而巨大的玻璃。透过冰层,几乎能看到水底下所有的藻类和游动的鱼。至于水深流急的那些大河,冰层结得稍微有点枵薄。当然,也有一些地方几乎一个冬天都不结冰,那里只是一块小小的水域,有的小到仅有碗口大,村里人称之为“闪眼”,这是一个很具象的名字。我之所以用“碗口”来形容那些不结冰的水域,是因为它们的形状全都是圆的,圆得让人感到吃惊。偶尔有一两只滞留下来的水鸟悄悄地躲在河岸边,凛冽的寒风把它们身上柔软的绒毛吹得竖在背上,那情景,会使人联想到安徒生的“丑小鸭”。不过,它们很难变成小天鹅,附近的黄鼠狼早就盯上它们了。
  那时候,故园乡间的冬天总是灰色的,迷蒙的晨雾使初升的太阳变得红红的,就像胭脂。太阳在那些挂了一层雾淞的树木间冉冉而升,而后,变成苍白而明亮的一轮银盘,悬在人们的头顶。即使是正午,那光线也似乎过于遥远,失去了应有的热度。当黄昏来临,天气越来越冷,时常听到河沟里冰层断裂的轰鸣声。那一刻,如果有人在冰面上行走,那声响就会从他的脚底下滚过,比夏季的雷声更令人恐慌。那些与长江相通的大河,逢上退潮,冰面往往会横向断裂,露出白晢晢的茬口。在随后而至的涨潮时分,河面上会堆积起的交错的冰块,倾斜地横亘在那儿,像一道道矮墙。
  村里那些脑子灵活的男孩子,会用木头制成冰车,在冰面上滑行。冰车的形状就像梯子。可以坐人,也可以载物。在光滑的冰面上,冰车行驶起来快捷而轻便,比水中的船快了许多倍。
  到了冬季,故园乡间有一件事情必须做,那就是收割沟岸草。沟岸草是泛称,或者是芦苇,或者是荻柴,或者是蒲草。人们站在河沟边甚至站在冰面上,挥舞镰刀,将沟岸草放倒,然后捆成个子,把它们堆在河沟边。这些沟岸草,搞副业需要用到它们,芦苇可以用来编芦菲,蒲草可以用来织蒲包。有了这些沟岸草,整个冬天就有事干了。
  冬天的雪野,寂然无声。不但静,而且能把所有的声音都吸掉。假如有人在雪野里交谈,话音传不了多远就会消散在潮润的空气里。有人喜欢破冰捕鱼。远望冰面上那些小黑点儿在无声地移动,他们用冰锥把一两尺厚的冰层凿开,冰洞连成一串,网从一边拉向另一边,捕捞的鱼堆放在冰面上,很快就冻得像冰块一样硬。远处的堤岸在雾气中那么飘渺,会使人想起果戈理笔下的俄罗斯原野。“冰雪覆盖伏尔加河,冰河上跑着三套车。有人在唱着优郁的歌,唱歌的是那赶车的人”“一条小路曲曲弯弯细又长,一直通往那迷雾的远方”。插队知青经常唱这些沉郁而感伤的歌曲。那是七十年代的乡村,内心的煎熬使人们失去了对生活的追寻。那些知青,是从上海、无锡等城市的沸水中暂时逃离的人,他们在感伤中似乎找到了些什么。
  在艰辛的日子里,故园乡间确实涌现了一批诗人,也许那正是时代与大自然对人们的另一种赠予。
  评论这张
 
阅读(261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