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浩的博客

用真诚用耐心搬运无尽的琐碎

 
 
 

日志

 
 

晚清士人  

2015-12-06 23:36:36|  分类: 清史杂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历史的发展进入近代之后,在中西交往的过程中,晚清士人是忧时的人,是先觉的人,也是被时代激浪卷入了历史变迁的人。社会的急剧变迁,无一不折射出晚清士人的急剧变迁。因而,不理解晚清士人,就无法理解近代中国的历史。
  中国历史上自有科举以来,科举考察士人的知识,清议则管束士人的道德,批评和被批评者都遵从这一套基于儒学经典的道德评判,批评者和反驳者使用的是同一套论述话语。可是这种情况到洋务运动时期已经不复存在,洋务派与清议派的对峙,他们的批评与反批评使用的不再是同一套话语。清议派依旧固守儒家义理以抨击洋务派的道德,他们的根据仍然是儒家的“是非”,然而洋务派在反批评中,已经不再使用这一套话语,而是使用与“利害”相关的一套话语,他们批评清议派不识时务,不懂“利害”。一个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李鸿章,他自言“三十年来,日在谣诼之中”,他所说的“谣诼”,指的就是清廷中的那些清议派。以火轮车事件为例,余联沅听说李鸿章进奉火轮车七辆,上书大肆抨击,其理由就是“皇上崇实黜华,久为臣民所钦仰,必不贵异物而贱用物”。李鸿章对此类“谣诼”的反驳是,“西洋各国兵饷足,器械精,专以富强取胜,而中国虚弱至此,士大夫习为章句帖括,辄嚣嚣然以经术自鸣,攻讦相尚,尊君庇民一切实政,漠不深究”。很显然,洋务派已经不接受清议派的那一套道德说辞了,清流正在丧失对于士大夫的整体管束能力。这是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士大夫群体的分化。发生这样的分化,主要原因在于,在晚清的大变局中,儒家义理已经不能完全应对中国所面临的困境。在这个以“利害”影响世变的时代里,清议派不论利害只讲是非,无疑是一种于事无补的陈旧观念。
  洋务运动,旨在寻求国家富强,可是在形成新经济的过程中却斫伤了旧式经济,损害了依靠旧式经济维持生计的普通民众。从这个意义上讲,洋务运动是一个富强与民生相互背离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清议派秉持儒家义理,以民本主义抨击洋务运动。刘坤一和李鸿章关于逐利和生计的辩驳,折射的正是中国近代化历程内在的两难困境。许多学者以历史进步为指标,用“新陈代谢”“历史趋势”等说词将这段艰难历史一笔带过。这未免有简单化之嫌。我觉得应该对新陈代谢过程中小人物的艰难处境给予同情,尤其是要同情那些清议派。尽管清流失之迂执,然而在新陈代谢的过程中,不能没有一点这种体谅苍生的意识和关怀。
  在中国的现代化过程中,利害、事功一次又一次地漠然碾过清议派孜孜维护的义理和道德。身处这种洪流中的当事人,也往往简单地把清议派斥为不识时务、固步自封的落伍者。若是以悲悯的情怀仔细观察历史细节,就会感到,给清议派以更多的同情并不是历史的后来者在自说自话。我总是认为,不能简单地站在一方批评另一方,而要深入细致地去体察那些卷入了近代中国历史漩涡中的士人,体察他们的心力交瘁与无可奈何。无论是清议派还是洋务派,他们都处在历史的夹缝中,扮演着吃力不讨好的角色。洋务派为国谋富强,却受着极大的非议;清议派在一个只讲“利害”不论是非的时代里,苦苦地守护着大多数人认定的价值是非,却又落入了“无可奈何花落去”的境地。
  居于庙堂之高的清议派,以儒家义理为依据臧否人物,维系了清流的传统,然而这个传统在晚清中国逐渐式微,取而代之的是名士鼓荡。当时的名士代表是梁启超。名士区别于清流的是,他们不是处于庙堂之高,而是处于江湖之远。他们在科举和当官的正途上通常并不十分成功,只处于士人群体的下游。然而,他们才学出众,识见卓越,尽管与清议派源出一脉,然而相较于清流而言,他们对于时代脉搏的把握更为准确,他们懂得时务,也标举时务;他们不再藉奏折陈情御前,而是借助报纸杂志,对世人发言,指点江山,激扬文字;他们用以臧否人物的标准已经不再是儒家义理,而是现代西方的理念与学说。他们既反映出中国读书人在文化认同上的变迁,也折射出中国读书人的文化认同危机。在斗转星移的时局变幻中,清政府虽手握权力,可是对于时代脉搏的把握远不及这一批名士。因此,最有权威的就是这一批名士。他们身处庙堂之外,三二名士坐而论道,却能从容调度国事,使亲贵臣僚亦步亦趋,于是出现了名士重于公卿的局面。最为典型的例子就是,五大臣出洋考察宪政,但是奏折却由流亡海外的梁启超代为草拟。不过,名士发言,往往是豪言壮语而根底浅薄,信口开河而思想驳杂,难以形成相对统一的价值观念以取代已经失势的儒家义理。于是,名士议论很快被人轻贱和厌恶,他们混乱无序的价值观念很难持续下去。
  晚清士人在时代的变局中艰难前行,他们踉踉跄跄的脚步折射出近代中国瞬息万变的新陈代谢。研究这一段历史,务必要跳出以成败论英雄的思维定势,对失败者、落伍者要给予更多的理解,要同情他们的错愕、失落、焦灼、撕裂、忧愤、彷徨与无奈。


  评论这张
 
阅读(23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