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浩的博客

用真诚用耐心搬运无尽的琐碎

 
 
 

日志

 
 

在冬天的日子里  

2015-12-31 16:16:32|  分类: 故园风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我故园乡间,真正的冬天一般要到农历十一月中旬以后。乡里人习惯把十一月称为冬月。在我上一辈的人中,只要他们的名字里带有冬字的,比如冬培、冬顺、冬红、冬玉、冬华、冬平,不用想就知道他们是冬月出生的。但在我听来,他们的名字不会让我感到寒冷的意味,反而会让我回想起坐在避风的墙壁下,被冬日的阳光照耀着的暖融融的情景。
  真正意义上的冬天来临之前,总会有一些先兆,比如要起几次或大或小的雾。起雾过后,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一般都会下霜。清晨起来,会看见白皑皑的厚霜铺盖在屋顶、树叶和田野上,就像黎明前刚刚下过一场小雪,到处显得素洁而明静。在下霜下得特别大的日子里,池塘、河沟就会结冰。那冰,有一份非常别致的美意,像菱花、像粉蝶,像飞鸟,像一幅幅工笔画,直看得人浮想联翩。
  霜越是大,天气就越是晴好。村里的女人们起了大早,堆挤在河沟边的水码头上浆洗着衣被。三个女人一台戏,水码头上那红红绿绿、热热闹闹的场景,就像是乡戏场。捣衣声伴随着她们毫无顾忌的喧笑声,向四处飞散。无论站在村子里的哪个地方都能听得到喧笑声,都能感受得到一股旺盛的人间气息。村子里的冬天也就因了这气息才显得生动和谐。喧笑声会一直持续到近午时分。渐渐地,瓦楞上的厚霜不见了,头顶上那轮红焕焕的太阳似乎是在这群浆洗的女人们呵出的暖气中慢慢地缓过神来,变得格外的明晰、鲜活。
  这种日子通常要持续到腊月中旬以后,天气才会开始真正地冷起来。这以后,通常要刮西北风,太阳明晃晃地照着,但是天气很冷,风吹在脸上,像是在用刀刮。风声呼呼,仿佛发狂的马群在屋顶上不停地奔跑,有时又会感觉整个天空像一块无边无际的白色绸布,被无数双巨大的手臂在不停地抖动着。西风夜静,待到太阳快要下山的时候,即便是再大的西北风,也会嘎然而止。对这种奇异的气象状况,我祖母往往会比之于常见的日常生活现象,她说,西北风没有媳妇,它要赶回家烧晚饭。
  几天西北风一吹,某个黎明,在不经意中,一场大雪就悄悄地覆盖了大地,像是厚厚的棉被裹在身上。一大早,村里人和往常一样,“吱呀”一声,打开屋门,刺眼的白色光芒扑面而来,天地间全然是一派银白的世界,悄无声息,恍如梦中。村里人的心里也升起了一股快意和踏实,脸上随即溢出几分不易察觉的欣喜。大雪昭示了一个丰收在望的年景。
  下雪的日子是宁静的。大雪仍在飘飞,在鸡鸣狗叫的热闹声中,村里的男人走出家门,弓着腰,缩着脖子,踩着厚厚的积雪,脚下发出“咔嚓咔嚓”的响声。他们走进自家的麦田或者油菜地,蹲在田埂上,拨开雪,看看雪底下的麦苗,然后大声赞叹:“好大的雪呵。”若是附近有人,跟着回应:“是哟,好大的雪。”他们算是打过招呼。随后,他们搓搓手,呵一口气,把双手操进袖筒,各自朝着另一块田地里走去。他们在看田禾,没有更多的语言,他们要说的话都深藏在积雪的土壤里,淹没在漫天飞扬的雪花中。
  在下雪的日子里,女人们不大出门。她们坐在自家门口纳着鞋底或者绣着枕头,偶尔把头探出大门望一望村口,快要过年了,她们在盼望走南闯北的男人或儿女归来。其实,归家团聚的消息早就传回,但女人们大都情愿这样倚门而盼,故园乡间最美的雪景也便是这些倚门望雪的女人,还有她们悠然守望的目光。
  故园乡间的冬天,到处都蕴藏着浓浓的诗意。我的父老乡亲,正是沐浴了冬天风雨的灵光、吮吸了冬天霜雪的甘甜,心底的阳光也就涨满了冬天的宁静。
  评论这张
 
阅读(2295)|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