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浩的博客

用真诚用耐心搬运无尽的琐碎

 
 
 

日志

 
 

眼界与心态  

2015-12-18 02:08:05|  分类: 清史杂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876年,大清帝国终于向西方派出了第一位驻外公使。促成此事的,是上一年发生在云南的“马嘉里事件”。英国驻华使馆官员马嘉里等人到云南“考察”,与当地民众发生冲突而被杀,此事酿成了严重的外交事故。最后以清廷与英国签订《烟台条约》屈辱了结。条约要求,清廷必须派员前往英国“致歉”。于是,就有了郭嵩焘以中国首任驻英国公使的身份出使英国一事。同行的还有副使刘锡鸿,此人后来改任清廷驻柏林公使。
       虽然驻外公使的任命早在1875年8月就已经下达,但郭嵩焘在等待确定行期的日子里,却越来越无意出使英国。任命之初,就有舆论讽刺他此行无异于自取其辱。1876年3月,他在总理衙门目睹了气焰嚣张的英国公使威妥玛,当时在场诸公全都唯唯听训,而又深有气短之感。
       此前,郭嵩焘已屡次在公开与非公开的场合指责过朝野士大夫们的愚昧无知,一味地仇恨洋人,但又怀抱着天朝上国的矜持,死活不愿意去了解洋人,形成了一种“背后骂洋人,当面被洋人骂”的局面。郭嵩焘的许多言论刺激了许多人脆弱的神经,自然也就招来了无尽的毁谤。
       目睹内外交困,士大夫们唯知愤愤然横议误国,郭嵩焘本人也情绪恶劣,意兴阑珊,想借病引退。但文祥等总理衙门大臣很清楚,除郭嵩焘以外,找不到愿意出使英国的人,所以坚决不允许郭嵩焘辞职,只批病假。辞职与不许辞职的拉锯战,一直从3月持续到了7月。到了9月,慈禧决定召见郭嵩焘,以作安抚。郭嵩焘的辞职之意,至此才彻底打消。
       1877年1月,郭嵩焘乘坐的Travancore号邮轮抵达伦敦。4月,郭嵩焘正式就任驻英国公使,但到7月即遭到国内官员的弹劾,随后又被副使刘锡鸿连续密奏“举报”。不到两年,郭嵩焘就被迫匆匆归国。个中原因,梁启超当年在《五十年中国进化概论》一文中已经说得很明白。“光绪二年,有位出使英国大臣的郭嵩焘,作了一部游记。里头有一段,大概说,现在的夷狄和从前不同,他们也有二千年的文明。哎哟!可了不得。这部书传到北京,把满朝士大夫的公愤都激起来了,人人唾骂,闹到奉旨毁板,才算完事”。
       所谓的“游记”,实名叫做《使西纪程》,是郭嵩焘自上海乘船到伦敦五十天的日记,不过两万余字,由他本人整理出来之后抄录寄给总理衙门刻版刊行。结果,这本小册子却引起了满朝士大夫们的极度愤慨。本来,郭嵩焘计划到西方后,每月编成一册日记,交给总理衙门出版,用作讨论研究洋人事务之用,孰料出师不利,《使西纪程》犯了众怒,逐月编写日记的计划只好就此罢休。
       光绪三年农历二月二十七日,郭嵩焘与一干中英友人讨论英国税务,得知英国官吏月薪三百镑以上者,也都必须同等纳税之后,他大发感慨,“此法诚善,然非民主之国,则势有所不行。西洋所以享国长久,君民兼主国政故也”。郭嵩焘对这种“君民兼主国政”的民主政体很感兴趣,稍后,他兴致盎然地参观了英国下议院的运作,进而还考察了英国的两党制度。殆至这一年的12月19日,在与日后出任驻德公使的李丹崖探讨英国政治风气时,郭嵩焘已经俨然是一个“英国通”了。李丹崖问他:英国在朝、在野两党平日和谐共处,遇到国事则各持己见,互不相让,最后投票以人多者为胜,败者平静接受结局,并无愤懑不满继续为难者,“不知何以能然?”郭嵩焘如此回答,“西洋君德。视中国三代令主,无有能庶几者,即伊、周之相业,亦未有闻焉”。“三代之治”是中国传统政治理念中的终极理想。郭嵩焘却说“蛮夷”政体之优良非“三代”所能及,这种赞誉显然刺痛了国内士大夫们脆弱的骄傲,不能不引起他们的愤怒。郭嵩焘远在英国,但也应当想象得出来。他的这些言论已足以点燃大洋彼岸整个民族的知识阶层的愤怒。
       随郭嵩焘一同出使的副使刘锡鸿随即在使馆内部高调宣布与郭嵩焘彻底划清界限,“此京师所同指目为汉奸之人,我必不能容”。刘锡鸿后来成了中国第一位驻柏林公使。这位广东番禹人在咸丰、同治年间只在刑部做过员外郎一类的小官,并无郭嵩焘在朝在野那般显赫的名声,他能成为使团成员,缘自他个人的自荐和郭嵩焘的举荐。但是出洋之后,郭嵩焘很快就开始后悔自己举荐了刘锡鸿,他在日记中写道,“公使涉历各国,正当考求其有益处,不似刘钦差身行数万里,见闻尽广,一意反手关自己大门”。郭嵩焘认为,刘锡鸿的种种举止,动机在于,“其心必不欲使中国窥见西洋好处”。
       与郭嵩焘类似,刘锡鸿出使期间也写下了一本《英轺私记》。详细记录了他眼中的西方世界,以及他对“西方文明”的认知和解读。于是,中国近代历留给了后人意味深长的一幕喜剧:郭嵩焘与刘锡鸿,相同的知识背景,相同的旅程与游历,但最后他们得出来的结论却南辕北辙。郭嵩焘赞誉西方民主政体远胜中国上古三代之政,刘锡鸿却说,“今英国知仁义之本,以臻富强,未始非由久入中国,得闻圣教所致”。需要一种什么样的逻辑,才能得出“英国的富强是因为学习了中国”这样荒唐的结论,人们不得而知。
       根据推测,刘锡鸿的“逻辑”应该是这样的:首先,他承认自己所见到的英国政治风俗有值得称道的地方,但是他笔锋一转,说如今西洋的风俗,“以济贫救难为美举”,这其实是中国圣人们所推崇的“仁”的一种表现;西洋人重视“仗义守信”,这其实是中国圣人们所推崇的“义”的一种表现。进而,刘锡鸿对英国人提出了自己的殷切期望,如果英国人能够将他们所了解到的中国圣人之道继续发扬光大,那么他们就可以在文明层面上步入更高的境界,并创造出一个雍容齐整的和谐社会。
       如此这般,刘锡鸿就把西方文明全部纳入了孔孟圣贤教化的名下,他不但消解掉了西方文明给自己的认识结构所带来的冲击,而且重新获得了对于中国传统文化的信心。西方文明越是强盛,就越能“证明”中国“圣教”的强大。以一种近乎虔诚的心态,将西方文明解释成“圣教”成果,要求固守祖制,反对改革的刘锡鸿,回国之后就当上了光禄寺少卿。
       郭嵩焘的《使西纪程》毁版后不到一年,赞扬西洋政俗开明、批判中国自强改革太过肤浅的郭嵩焘就被从英国公使任上撤回。此后,虽屡有封疆大吏如沈葆桢等人极力推荐,亦未能再获起用。殆至1900年,当整个北中国被一种狂热的国粹情绪笼罩之际,刑部郎中左绍佐突然想起了1876年曾引发举国公愤的郭嵩焘,他在给朝廷的奏折里疾呼,“请戮郭嵩焘、丁日昌之尸以谢天下”。此时,距离郭嵩焘去世已有十年之久。光绪十七年,李鸿章等人请求朝廷按例给郭嵩焘立传赐谥,朝廷的答复是,“郭嵩焘出使外洋,所著书籍,颇滋物议,所请着不准行”。
       在清政府给去世的郭嵩焘如此一个答复之后,又过了十年,中国历史给了清政府另外一个答复:漫山遍野的义和团,以刀枪不入的姿态在扶清灭洋,但是义和团没有挡得住八国联军攻占北京的脚步,慈禧带着光绪和她的亲信臣仆仓皇逃出北京。
  评论这张
 
阅读(217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