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浩的博客

用真诚用耐心搬运无尽的琐碎

 
 
 

日志

 
 

高升号事件  

2015-12-18 02:11:39|  分类: 清史杂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894年7月25日,天空晴朗,万里无云,朝鲜牙山附近的海域风平浪静。受雇于清政府、满载着1100多名清军官兵和辎重的英国怡和洋行商船高升号,从天津大沽口出发已经两天了,此时几乎已能看到目的地的海岸。就在此时,日本海军巡洋舰浪速号不期而至。在中日两国尚未宣战的情况下,浪速号向毫无武装的高升号发射了鱼雷。遭到攻击的高升号迅速下沉,除少数人获救外,船上800多名清军和船员葬身大海。这就是中国近代史上著名的“高升号事件”。
  六天后,中日两国正式宣战。在以往的历史叙述中,高升号事件大都作为中日甲午战争的导火索而被人提及。然而,当更多史料浮出水面,历史的后来者发现,高升号事件绝非战争导火索所能涵盖。
  由于不堪苛政之扰,1894年2月,朝鲜爆发了东学党起义。朝鲜国王李熙向中国发出了派兵助剿的请求。得知这一消息后,日本兴奋异常。6月6日,当清政府按照《中日天津条约》中的约定通知日本中国将出兵朝鲜时,日军一个携带重型武器的先头部队早已开赴朝鲜。然而,就在中日两国军队抵达朝鲜后,朝鲜政府对东学党改剿为抚。
  东学党起义既已平息,朝鲜政府便照会中日两国退兵。可就在清政府电令统帅叶志超将军队撤到牙山准备回国时,日本反而加快了派兵速度,大有鲸吞朝鲜之势。七月中旬,日本驻朝兵力已过万人,相比之下,中国军队在人数和装备上反而处于劣势。此时的朝鲜半岛,犹如一只火药桶,—触即发。
  驻守在牙山的叶志超向北洋大臣李鸿章发出了增兵的请求。可面对兵制落后、各自为战的清军,调兵谈何容易。时任天津海关道的盛宣怀七拼八凑,才凑出了两千多人的援军。而如何把这些援军送到朝鲜,又成为李鸿章头疼的一件事情。思来想去,李鸿章决定租用英国怡和洋行的商船“高升”“爱仁”“飞鲸”,作为清军的运兵船。之所以不用军舰运兵,当时有德国官员分析,中日双方尚在战和之间,为了防止日军借机扩大冲突,李鸿章选择了让英国商船运送兵马。李鸿章认为,日本人无论如何也不敢对一艘挂着英国国旗的商船下手。
  其实,7月19日李鸿章已经拟定了一个护航计划,准备命令北洋水师中的“济远”“广乙”“威远”三艘军舰护送运兵船,可是随后发生的两件事情让李鸿章打消了护航计划。
  7月22日,俄国参赞巴福禄来访。巴福禄对李鸿章说,各国使馆也已受到日本威胁,因此俄国公使喀西尼已“电请国家派兵驱逐”。那天晚上,李鸿章还接到了中国驻英公使龚照瑗的来电,得知英国政府已电令其驻日公使,向日本政府提出警告,“如必执己见,以后有开战事,倭国一肩担当”。由于相信沙俄和英国不会对日本兴兵坐视不管,李鸿章便取消了两天前定下的护航计划。
  7月25日,在海上航行了三天的高升号已抵达丰岛海面。下令击沉高升号的浪速号舰长东乡平八郎在他的日记里写道,7月25日是个大晴天。两天前,由“吉野”“秋津洲”“浪速”三艘日舰组成的日本第一游击舰队,就从日本佐世保军港出发了。它们逡巡于海上,为的就是寻找中国军舰。早上七时,三艘日舰与正在巡逻的中国军舰“济远”“广乙”狭路相逢。当时日军三舰共有三十门火炮,而中国两舰只有六门炮,如此悬殊的火力对比,战况可想而知。“济远”“广乙”败北,三艘日舰穷追不舍。眼看就要被追上时,“济远”挂上了白旗,仍疾行不止。就在这一跑一追之间,几艘军舰同时遇到了毫不知情的高升号。
  此时,一门心思追击“济远”的浪速号,无心顾及高升号,它用旗语命令高升号“停驶,下锚”,然后便继续追赶“济远”。看到浪速号没停船,不明就里的高升号挂出旗语问:“我是否可以前进?”浪速号回答:“停航,否则后果自负。”高升号船长高惠悌太听日本人的话了,如果当时他抓住机会起锚疾行,可能高升号就不会遭遇如此悲惨的命运。然而,过分相信英国国旗威力的高惠悌,根本不相信日本人会对一艘英国商船采取武力行为。
  眼看追不上“济远”,浪速号回过头来与“吉野”“秋津洲”二舰会合。浪速号调转船身,将舰上所有的二十一门火炮都露出来,对准高升号。上午十时左右,浪速号放下一只小艇,向高升号开来,为首者是日本海军大尉人见善五郎,他要求高升号跟浪速号走。高升号船长高惠悌对他说,“你们两家还没有打仗,我是英国商船,英国旗子,我们做的是买卖,照公法你们不能拦阻”。日本人看说不动,便走了。高惠悌后来回忆,船上的中国官兵坚决表示反对高升号跟日本人走,大家说,宁愿死,也决不服从日本人的命令。船上的中国官兵怕高惠悌驾船投降日本人,于是把他看管起来。
  此时,已经胶着了三个多小时。高惠悌向日本人打出旗语,称自己已被清军控制,对于高升号的去留已无可奈何。当高惠悌再一次向浪速号发出派小艇前来商谈的信号时,日本人的耐心已经用完。答复“不能再派小艇”。与此同时,浪速号挂出了象征危险的红旗。
  下午一时,浪速号向高升号发射了一枚鱼雷,紧接着六门右舷炮瞄准高升号猛烈攻击。汉纳根在证词中说,鱼雷很可能击中了船的煤库,“顿时白天变成了黑夜,空气中全是煤屑、碎片和水点”。许多人都跳下海去。此时,正在驾驶台上的高惠悌跑到轮机间,抢到一个救生圈,由船边跳下海。他跳下海时,听到一声可怕的爆炸。当他露出海面时,发现周围充满了烟和煤屑。炮弹打进了机器舱,汽锅炸破。舱内许多人来不及逃出,被活活烫死。
  东乡平八郎在当天的日记中写道,“经发射两次右舷炮后,该船后部即开始倾斜,旋告沉没,历时共三十分钟”。
  仅仅三十分钟,高升号便带着几百名乘客和无数物资沉入大海。然而,作为那些侥幸逃生的人来说,噩梦才刚刚开始。在他们同大海搏斗的同时,又经历了一场惨绝人寰的海上屠杀。在高升号被击沉的过程中,日军不但没有营救落水的中国士兵,还对他们开了枪。
  挂着英国国旗的高升号被日本舰炮击沉,消息传来,英国人的震惊和愤怒可想而知。面对英国远东舰队的强硬姿态,日本政府惴惴不安。日本觊觎中国已久,但他们还没有准备好与欧洲列强直接冲突。当时的日本首相伊藤博文大为震怒,担心由此引发列强干预,特别是来自英国的报复,因此痛斥了日本海军大臣西乡从道。
  事态的发展正中李鸿章下怀。当初他决定租用英国商船运兵。谋算之中就有这样的局面,日本人要是敢对英国商船动武,惹恼了英国,中国就会得到这个强援。高升号被击沉的第二天,李鸿章迅速接见了英国驻天津总领事宝士德,宝士德事后评价,李鸿章非常善于在日本人侮辱英国人一事上“做文章”。
  高升号事件之后,清政府马上联合英国政府进行了几轮联合调查,但并没有形成完整的、系统的调查报告,也没有为舆论提供更多的证据材料。清政府在坐等其成,以为胜算在握,一切都已掌控。
  反观日本政府,日本内阁很快高效运转起来。在中、日、英的三国角力中折冲樽俎,占据了最有利的位置。7月31日,日本政府正式向英国通报了击沉高升号的情况。日本在报告中倒打一耙,诬称是中国军舰先向日舰开火。日舰事后才知道击沉的运输船是英国商船高升号,把责任推得一干二净。这是一份处心积虑、几经篡改的报告。在给英国提供了这份报告的同时,陆奥宗光还表达了一个十分谦恭的态度:如果查实,确实是日本军舰错打了英国商船,日本将赔偿全部损失。
  恰在此时,英国媒体上出现了支持日本的重磅言论。8月3日,剑桥大学教授韦斯特莱克在《泰晤士报》上刊文,认为日本击沉高升号是合理合法的行为。他的主要观点是:第一,高升号是在为中国军方提供服务,这是一种敌对行为,不可以获得英国国旗和船籍的保护;第二,不能因双方未宣战而禁止日本将高升号视为敌船;第三,日本能够证明高升号的清军是开赴朝鲜应对日本军队的,日本将其击沉的确有军事上的需要。8月6日,《泰晤士报》又刊登了牛津大学教授胡兰德同样论调的文章。
  韦斯特莱克和胡兰德是当时国际法方面的泰斗级人物,忽发支持日本言论的动机让人费解。历史的后来者认为,日本政府暗地里贿赂了英国媒体,依据是,日本在高升号事件之后,曾经有过一系列极为高效的后续动作,这才产生了如此偏颇的国际舆论。
  1894年11月10日,英国皇家大法官赫思齐签署备忘录,正式裁定日本军舰击沉高升号具有完全的合法性。在英国看来,与新崛起的日本爆发冲突,未必对英国有好处。而英国判定日本击沉高升号合法之后,接下来的问题就是,中国应该为高升号的沉没作出赔偿。这样的结果,让清政府大跌眼镜。经过八年谈判,清政府最终赔偿了英国怡和洋行31万两白银。
  高升号事件是甲午战争中发生最早、牵涉面最广、耗时最长,也是最重大的国际政治多边角逐。大清帝国从此沦为亚洲最大的一块肥肉。西方列强放弃了对中日平衡的把握,不再平等对待中日两国。高升号事件也是英国亲日路线的开端,英国对日本的绥靖、纵容一直持续到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前,西方列强的亲日态度,终于酿成亚洲乃至世界的灾难。
  评论这张
 
阅读(229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