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浩的博客

用真诚用耐心搬运无尽的琐碎

 
 
 

日志

 
 

清代封疆大吏的经济状况  

2015-12-17 00:46:17|  分类: 清史杂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清代,地方官当中职位最高的,还得数总督。总督比巡抚还要大,巡抚类似现在的省长,而总督一般管着好几个省,而且一手抓民政,一手抓军政,相当于几个省的“共同省长”兼大军区司令员。
        虽然总督是最大的地方官,但是工资却不高。从康熙年间到光绪年间,总督的年薪都一直是120两银子。清代一两是37克,120两就是4440克,按照现在的白银牌价,折合人民币不过几万块钱。
       不过,120两只是总督的基本工资,除了这一项收入,他们每年还有各种固定补贴,光餐饮补贴,当时叫做“蔬菜薪炭银”,就有180两,此外还有办公补贴“心红纸张银”288两,服装补贴“案衣什物银”60两。三项补贴凑在一起,总其是528两,差不多是基本工资的四倍。
       另外,身为级别最高的地方官,总督大多封有爵位,有爵位就有爵位工资。清代定例,公爵当中的一等公,每年能领爵位工资700两,粮食补贴350石;伯爵当中的一等伯,每年能领爵位工资510两,粮食补贴255石。雍正年间的陕甘总督年羹尧就是一等公,乾隆年间的两广总督孙士毅也是一等公。清代中后期的正常年月,一石粮食跟一两银子是等价的,所以350石的粮食补贴可视为是350两银子。
       拥有一等公封爵的总督,每年能领到1698两白银。放在普通人身上,这绝对是高薪。因为在乾隆年间同,小商贩、私塾教师、能工巧匠和富裕农民这四个行当的平均年收入都只有四五十两银子。可是对总督来说,每年1698两银子根本不够用,他们的开销太大。
       最主要的一项开销是聘用师爷。从晋代到清代,雇师爷一直是官场定例,能力再强的官员,也得雇上一个或者多个师爷,让他们帮着记账、断案、草拟奏章、代写诗文、出谋划策、迎来送往和处理日常通信。师爷不是国家干部,他们没有编制,不吃财政饭,其薪水统统由雇请他们的官员掏腰包发放,而且薪水还都不低。林则徐没有做官时,给福建巡抚张师诚当师爷,张每年发给他几百两银子。当时同在福建巡抚衙门当师爷的共有14人,即使每人按300两白银的年薪估算,一年也得开销4200两银子。总督比巡抚级别高,所聘师爷的数量和质量至少不会比巡抚差,所以光在雇师爷一项上,一年就得花费数千两白银。
       作为总督,还有一项大收入,那就是火耗。所谓“火耗”,是地方官私自在正税上另行加征的附加税。以广东省新会县为例,早在康熙年间,这个县每年的农业税指标是48000两,可是县太爷心狠手辣,在这个指标的基础上加收“二分四的火耗”,即让农民多交24%的税,这一多交,11520两的灰色收入就到手了。县太爷不敢独吞这笔灰色收入,按照官场惯例,他得把其中的三分之一分给下属,另外三分之一交给上司,剩下三分之一揣进自己的腰包。交给上司的那三分之一通常是层层分配,道台分一笔,知府分一笔,按察使和布政使分一笔,巡抚分一笔,最后总有一笔打进总督的私账。单是一个县的火耗,钱不多,问题是总督管着几个省,每个省都有几十个乃至上百个县,聚沙成塔,加在一起就非常可观了。
       雍正年间,火耗变成了“养廉银”。雍正认为,火耗应该归公,应该把附加税统统变成正税,把不合法的变成合法的,把官员的私账变成公账,把各级地方官坐地分赃式的火耗变成他们应得的补贴,这个补贴,就叫养廉银。各级官员私分火耗,极有可能分赃不均,而养廉银则有明确规定。每个官员该拿多少都有指标。以乾隆七年为例,两广总督策楞的养廉银指标是15000两,跟湖广总督持平,但比闽浙总督的21000两、四川总督的30000两要少许多。同样是总督,养廉银拿得有多有少,是因为各地的工作任务和接待任务不同,工作繁忙的地区和接待任务比较重的地区,为了弥补当地总督的额外开销,就得多给一些养廉银。
       以两广总督为例,一年的合法收入总共为16698两,其中包括基本工资120两,固定补贴528两,爵位工资700两,粮食补贴350两,养廉银15000两。
       “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在清代,做一年知府就能进账三四万两白银,而比知府级别高得多的总督,一年挣到的白银不足两万两,这只是表面现象,里面肯定别有蹊跷。
       乾隆年间,有个两广总督叫李侍尧,兼管广东食盐专卖和海关税收,他从盐商那里得到的年礼是两万两,过生日的时候又能收两万两。这四万两银子就没有算入总账。乾隆曾经要查封广东十三行,李侍尧劝乾隆不要查封,十三行的商人们表示感谢,集资送礼,给他送一个十万两的大红包。后来李侍尧转任云贵总督,乾隆发现他有贪污行为,逮了起来,想杀掉,又不舍得,就让百官评议。李侍尧能力特别强,很受朝野赏识。有个官员说,“李侍尧就贪那么一点儿钱,算是清廉的了”。于是乾隆赦免李侍尧不死,没过几年又让他当上了闽浙总督。
       有的总督非常无耻,比李侍尧还会搞钱。光绪年间,山东闹灾,朝廷号召其他省份的老百姓为山东灾民捐款,四川人纷纷解囊,的捐款项送往山东之前,竟被四川总督奎俊吞没了6600两。几年后四川又闹灾,朝廷发放赈灾款,其中的5000两被奎俊装进了自己的腰包。
       当总督的一年到底有多少收入,目前见不到确切的数据。美籍汉学家张崇礼先生估计的数字是18万两左右,我以为估得太低。同治年间,广东海关监督崇礼贪污了几百万两,他家里一个姓王的仆人一年的进项就有几十万两。海关监督的官阶比总督要低,总督贪污的数额可想而知。
       清代的官员大都精通于以财生财之道,他们贪了钱,一般不会蠢到存进钱庄。他们或用亲戚的名义放高利贷,或用亲戚的名义经营房地产。也有人向官商合营的盐业入股,每年分得大笔红利。即便是那些最没有经济头脑的官员,也懂得买地收租,投资于细水长流的种植行业。
       当然,也有非常清廉的官员,像李侍尧之后若干年继任两广总督的孙士毅,家里“不名—钱”。可惜这样的清官少之又少,属于凤毛麟角。
       当年康熙多次南巡,大都住在曹雪芹家。还有太后皇后宫女太监以及大内侍卫和文武百官一大批人,吃喝拉撒都在曹家。扩建和装修房子不算,光招待费就得几十万两甚至上百万两。这笔钱当然得由曹家出。曹雪芹的曾祖曹玺做的是江宁织造,一年能领到的合法收入只有65两,别说招待皇帝,连一家人糊口都不够,所以贪污势在必行。事实上康熙对曹家的贪污持默认态度,曹雪芹的祖父曹寅做巡盐御史时,曾经在奏折里写道,巡盐所得余银,每年约五十五万两左右。康熙读了这道奏折,毫不生气,因为他知道曹家贪污的钱最后又都花在了皇帝身上。
       皇帝的开销也很厉害。康熙修过避暑山庄。乾隆修过圆明园。慈禧过大寿,光靠宫廷预算绝对不够花,动用国库的钱又违反祖宗成法,直接从老百姓身上搜刮则有损形象,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各位封疆大吏赞助。封疆大吏不会生钱,只能让下级官员“赞助”,下级官员又只能让老百姓“赞助”。每一级官员都有雁过拔毛的习惯,每一道“赞助”程序都是在层层加码。最终没法过日子的,是全国的老百姓。


  评论这张
 
阅读(220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