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浩的博客

用真诚用耐心搬运无尽的琐碎

 
 
 

日志

 
 

清官情结  

2014-09-15 22:03:56|  分类: 反观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9月2日,江苏省纪委原书记曹克明去世了。消息传开之后,民间掀起了自发的缅怀活动,深情悼念这位一身正气、两袖清风的“清官”,人们说他是“曹青天”,是“当代包公”。
        自古以来,中国民众大都怀有一种深厚的清官情结。清官执法为公、执政为民。人们期待着清官的出现,并对已经出现的清官树碑立传、顶礼膜拜,从史书到文艺作品,莫不如此。然而,令人遗憾的是,历代清官,寥若晨星。
        清官难觅,主要是社会制度的缺陷。举凡清官,必然要为民做主、依法办事,这往往会触犯特权阶级利益,依法办事必然受到抵制,甚至受到最高统治者的干涉,使得执法难成或执法不成。得罪小民不要紧,得罪那些权贵可不是闹着玩的,轻则掉官帽,重则掉脑袋。历史上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清官少,还有一个原因,举世皆浊,而清官独清,自然会导致与他人不合群,从而受到多方排斥,久而久之,不是锋芒磨尽,就是被淘汰出局。为政者个人道德修养的欠缺,是清官难觅的另外一个重要原因。十年寒窗,图的是仕途通达,图的是锦衣玉食、荣华富贵,若是当个清官,一生为民做主,最终只能落得两袖清风,空捞个好名声而已。
        清官是封建制度的产物。封建制度要求官员必须绝对服从上级意志,唯上级马首是瞻,否则他们的官就当不成。封建时代也有法,但那样的法大都是糊弄老百姓的幌子。封建社会里的从政者无一不知官场潜规则,举凡办案,宁可冤枉小民也不能得罪权贵。尽管惊堂木拍得震天响,尽管公堂上“明镜高悬”的字匾熠熠生辉,但那只是一种障眼法。堂上审判搞得轰轰烈烈,幕后交易进行得红红火火,局外人不明就里,一直在痴待大老爷的明断。当然,也有少数当官的冒着风险秉公办事不搞暗箱操作,这就是人人馨香祷祝的“清官”。不难想象,在封建社会的大环境下,为官帽计,为身家计,清官自然多不起来。
        当今中国,两千多年的封建意识残余尚未扫尽,民主与法制尚不健全,故而不时出现有法不依、执法不严的现象。老百姓有冤难伸,往往会走极端。一件极易处理的事常会久拖不决,最终酿成大案,发生惨剧。可有些人硬是不顾事实,每每批评指责公民素质不高,法制观念不强,不知用法律保护自己云云。其实,当今社会真正不知法的公民很少,之所以行为过激,是因为某些官员不愿秉公执法,讨一个法律公道比登天还难。
        一个并不难办的案子长期拖沓扯皮,竟然需要最高行政长官拍案而起才能解决问题。一个是非很明显的案子却因人为因素不能秉公判断甚至酿成冤案。一个原本有理的官司却因法官受贿弄得当事人倾家荡产仍不能胜诉。面对如此法制现状,公民自然会感到失望。一个只讲人治而不讲法治或者名为法治而实为人治的社会,公民很难指望法律公正。公民有事不能依靠法律公断,而是寄希望于凤毛麟角的清官,这是社会的悲哀,也是时代的悲哀。
        政法界必须警惕普遍存在的行贿现象。一个案子只要律师向法官行贿就能赢得官司。律师的钱是从当事人那里来,当事人的钱没有花到位仍然要输官司。还有一些官员,借公务敛财,老百姓到政府办事,如果没有“表示”,即便是一件极易办成的事情,也会跑断腿。由此可见,那些有冤难伸、铤而走险的人虽然理无可恕,但似乎也“情有可原”。
        法制建设,任重道远。在我们景仰曹克明的同时,必须清醒地看到这样一个事实,广大老百姓对清官的期盼在一个法制国家绝非好现象。一个法制国家,出现若干清官,并不是国家的幸运与光荣,恰恰相反,它所折射的是整个国家相当一部分官员不能秉公执法、勤政为民。

  评论这张
 
阅读(117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