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浩的博客

用真诚用耐心搬运无尽的琐碎

 
 
 

日志

 
 

太平江山的崩塌  

2014-09-13 23:08:04|  分类: 清史杂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太平天国从建都天京之日起,以天王洪秀全为首的领袖人物就丧失了进取心,实行无为而治。洪秀全从1853年3月进入天京到1864年6月五十二岁时自杀,十一年间从未迈出过天京城门一步,甚至从未迈出过他的太阳城金龙殿。只有一次,他坐着六十四人抬的大轿出宫,去东王府探视生病的东王杨秀清。在其余时间里,天王洪秀全深藏不露,坐享荣华,其帝王生活的威仪和气派相当排场。
  当时,英国翻译兼代理宁波领事富礼赐在他所著的《天京游记》中,详细记述了天王府内的情景。我从《天京游记》中得知,天王有王冠,以纯金制成,重八斤。又有金制项链一串,亦重八斤。他的绣金龙袍上钉着金钮。他由内宫升大殿临朝,乘坐的是金车,名为“圣龙车”,用美女手牵而走。富礼赐对太平天国并无敌意,他的记述基本可信。
  杨秀清在答复美国人的一份外事文书中公开承认,“兄弟聘娶妻妾,婚姻天定,多少听天”。天王洪秀全拥有妻妾则有准确的数字:金田起义后不久十五人,一年后至永安,据突围时被俘的天德王洪大泉口供,“洪秀全耽于女色,有三十六个女人”。后来有所减少。1864年天京沦陷,幼天王洪天福贵被俘后招供说,“我现年十六岁,老天王是我父亲。我有八十八个母后,我是第二个赖氏所生,我九岁时就给我四个妻子”。这里天王的八十八个后妃已超过了历代封建帝王的三宫六院七十二后妃的人数了。洪秀全还为他的后妃规定了许多奇怪的清规戒律,都要严格遵行。如禁止女子抬头看他,“起眼看主是逆天,不止半点罪万千”“看主单准看到肩,最好道理看胸前,一个大胆看眼上,怠慢尔王怠慢天”。
  太平军进入南京后,就广为宣扬两句话,“正是万国来朝之候,大兴土木之时”。其实当时根本没有一国来朝,而大兴土木则立即就开始了。天王府的建设从进城后的第二个月开始。王府是在原两江总督署的基础上向周围扩建十里,四周有三丈高的黄墙环绕的宫殿群,宫墙外面一道深宽各二丈的御沟,沟上有三孔石桥,称“五龙桥”,供行人进出往来。据史料记载,这座宫殿的装饰为“雕镂工丽,饰以黄金,绘以五彩。庭柱用朱漆蟠龙,鸱吻用鎏金,门窗用绸缎裱糊,墙壁用泥金彩画,取大理石铺地”。
  在大兴土木的同时,天京诸王豪贵也上下争奢赛富,竟相大搞华丽排场。如舆马定制,从基层管辖二十五人的“两司马”乘四人抬黑轿开始,层层加大。东王杨秀清每次出行要乘四十八人抬的大黄轿,夏日轿下设玻璃注水养金鱼的水轿,每次出行时前后仪仗数里,像赛会一般。天朝各官在穿戴装饰上更是追求华丽奢侈之风,互相争奇斗艳,奢侈已极,一袭冠袍可抵中人之产。
  据潜伏在天京北王府典舆衙内当书手的著名间谍张继庚1853年9月向清军统帅向荣投送的第一封情报中讲到太平天国的库存金银情况时说:“伪圣库初破城时运存一千八百余万两,此时只有八百余万两。”两个月后投送的第六封情报又说:“伪圣库前九月禀报时尚存八百余万两,现只存百余万两不足,不知其用何以如是浪费?”
  经过天京事变,太平军损失了几万名精华骨干,加上翼王石达开分裂出走带走了几十万精兵,使太平天国的军事力量大为削弱,形势岌岌可危。此时,曾国藩统率的湘军四路围攻安庆,扬言年内攻破天京活捉洪秀全。幸由新起的青年猛将陈玉成在安徽重振军威,与李秀成及捻军合力向敌人反攻,于1858年11月15日在三河大战中,一举歼灭了湘军主力李续宾部六千余人。后又乘胜追击,不战而解安庆之围,守住了天京上游的门户。陈玉成又回师皖北,大破清军于庐州,活捉了清朝安徽巡抚李孟群,这才把天京事变后两年来十分危急的局势扭转并稳定下来。
  洪秀全鉴于封王兄引起的风波,宣布天朝将不再封王,在原有的侯爵之上,增设豫、燕、福、安、议,共六等爵位,记功封陈玉成为“成天豫”,封李秀成为“合天侯”。同时恢复前期的五军主将制,以陈玉成为前军主将,李秀成为后军主将,杨辅清为中军主将,韦俊为右军主将,李世贤为左军主将,而以陈玉成为“又正掌率”、李秀成为副掌率,统率全军。这些新爵位的制订及封号,大体上反映了天京事变后,各路太平军的隶属关系和按照军事才能而形成的指挥系统,上下悦服,太平天国又一次出现了乱后重建的中兴景象。
  可是三河大捷后仅五个月和庐州大捷后仅一个月,洪秀全又看中了刚从香港回来的族弟洪仁玕,见面的当天就把比陈玉成高两级的“福”的爵位封给了洪仁玕。半个月中又由“福”封“安”直封到顶点“议”,比战功赫赫的陈玉成高出四个档次。这种对家族成员无功而节节高封的做法,受到全军上下的指斥,人们尤其为陈玉成所受到的压制打抱不平。洪秀全用人唯亲,为天朝的覆灭,埋下了伏笔。
  洪秀全在失掉杨秀清的制约以后,一意孤行地维护其家天下的权威,自食其不再封王的誓言,居然把洪仁玕封为“开朝精忠正军师顶天扶朝纲干王福千岁”。他对天朝上下文武群臣的抗议置之不理。及至听到下面军心不稳,有人要叛变投敌的情报时,他才慌了。但洪秀全并没有从撤销对洪仁玕的任意加封来改正错误,而以加封陈玉成为英王来搞平衡,企图以此堵住外姓功臣之口。
  可是封了陈玉成却又引起新的连锁反应。陈玉成由于功劳巨大,原来以封爵中的第二等豫爵提任又正掌率是得人心的,现在突然越阶四级封了王,自然又有其他有功的战将攀比。首先是驻在浦口防守天京北大门的后军主将李秀成,与他原来的部将已经叛变投敌的李昭寿秘密通信,被人发现后报到天朝。天王洪秀全吓得不知所措,一面下令封江防变,一面亲书“万古忠义”的手诏把李秀成封为忠王。接着封中军主将杨辅清为辅王、左军主将李世贤为侍王,剩下右军主将韦俊因系韦昌辉之弟受封晚,在安徽池州率部数万人叛变投敌。
  在洪仁玕到天京封王四个多月内,引起了一系列的攀比封王之风。两年前被人轰下台的长兄洪仁发此时又被封为信王、次兄洪广达封为勇王;王天的五个儿子,除长子在金田起义两岁时已封为幼主外,现在四个幼子全部封了王,两个女儿的驸马也封为王爷,洪秀全的几个封王兄弟的儿子,不管成年与否一律都封王。
  这些被封的大大小小的洪家王成为京城一霸。尤其是当了“京内又正总鉴”的信王洪仁发、“御林兵马哥”的勇王洪仁达为首的洪氏家族王党,总揽朝政,横行天京。如他们借出售“洪氏票”掌管城门进出,连忠王李秀成有一次出城调兵也得拿出十万两银子的买路钱才得出城。又如在天京尚未陷入最后一次重围前,朝中有人建议提前购运粮食回京储备,以备战时之需。但由于进出城门的“洪氏票”价格昂贵,运粮回来后须交纳重税,运粮无利可图。贩运粮食的人不肯再去购粮,以致后来天京被围后果然出现粮荒。
  洪秀全对无功的王兄王弟滥封王,一时间封王之风迅速蔓延开来,他总共封了两千七百多个王。这么多的王爷需要大量的杂役服侍,于是就抓兵拉夫,招降纳叛。反过来为了养兵,为了营造安乐窝,他们又巧立名目,横征暴敛。地皮刮下来,都进了大小王爷和地方官的腰包,于是盛行在天京的大兴土木、讲排场的奢侈风气又刮到了苏、浙新占区,许多王府官舍纷纷兴建起来。现在仍保留下来壮丽宏大的浙江金华侍王府、江苏苏州忠王府,都是在战火纷飞的两三年时间兴建起来的。
  为了敛财致富,新封诸王一个个拥兵自重。当陈玉成为保卫天京上游门户安庆而浴血奋战的危急关头,拥有百万大军的李秀成、李世贤兄弟一心经营其苏浙领地,始终未发一兵一卒前往皖北助战,坐视安庆和庐州相继失守、陈玉成牺牲而不顾。直到庐州失守后十七天,天京再一次陷入湘军重围的时候,李秀成才看到大局动摇的危险性,组织起十三王、六十万大军救援天京,然而为时已晚。
  救援天京的诸王各怀私念,消极畏战,对阵四十六天,竟然没把饥病交加的两万湘军打退,诸王借口缺少寒衣而各自散去,直到天京沦陷,一直没有哪个王来出面解围。大大小小的王爷们各回自己的安乐窝,享受荣华富贵,小王不听中王,中王不听大王,最后纷纷叛变投敌。
  太平天国的早衰早亡,撇开政策上和军事战略上失误这些原因不说,单从农村进入城市之后,挡不住贪图享受、腐败之风的诱惑,而且上行下效,愈演愈烈,最终导致百万大军转瞬间冰消瓦解,导致太平江山的崩塌。

  评论这张
 
阅读(1186)|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